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读后感 > >> 《三体》之历史背景与人性思考

《三体》之历史背景与人性思考

小说:三体读后感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4-20 00:08
《三体》历史背景人性思考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小说虽然看过不少,但科幻小说看得很少,这跟自己的成长环境有关,在我的成长环境里,基本上与那科幻绝缘,但因为还有鬼神故事可听,所以我也还有点想象力,只是在科技方面就很不敏感了,到大学才在众人的影响下渐渐打开了视野,而在使用智能手机后,在思维上才开始真正与时俱进。

刘慈欣是个异类,在不少人看来,国人是缺乏想象力的,但刘慈欣却凭《三体》获得了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这是国人第一次获这个奖,诺贝尔文学奖莫言获了,但获没获其实并没什么,因为文学可以获奖的作品、作家中国还是有不少的,只是因翻译等不被众知罢了,但这雨果奖不是奖的文笔,而是想象力。

《三体》是部科幻小说,这个奖是我们的荣耀,也是想象力的巅峰,我们其实不缺想象力,我们虽然务实,但也有不少神话、怪异故事。刘慈欣能在治世能有如此想象力,不能讲是什么之功,只能说他是个异数。

他的《三体》共有三部,从主题上讲“第一部是对历史的反思(我认为既是交待故事背景,也是在交待思想背景,刘慈欣的思想还是比较具有现实及反思性的,但在想象力上则多是契合互联网时代与人工智能趋势的,故他的小说有社会性,也有科幻性),第二部是对道德的超越,第三部是对全面宇宙社会学、宇宙心理学、宇宙生态学的建构”,但人的想象力终究还是有限的,刘慈欣的宇宙观其实只是对人类社会观的变形而已。

《三体》是刘的地球往事三部曲之一,另外二部是《三体Ⅱ:黑暗森林》、《三体Ⅲ:死神永生》,这三体是指“三颗运行无规律的恒星(或名太阳)”,其实也就是一种不确定性的揭示,刘把自己当成了上帝,以上帝视角来审视人类与其他文明。

 

小说“讲述了地球文明和三体文明的信息交流、生死搏杀及两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历程”,时间跨度大到常人难以想象,想要实现这种宇宙观,那么必须要打破地球人习惯的时空观才行,这也是科幻小说的难点和亮点。刘不仅将“我们五千年历史与宇宙一百五十亿年现实融合在一起”,也将西方文明给粗略地勾勒了一遍,但既是宇宙视角,那么无论中华与西方文明还是地球上的其他文明,都只是极渺小的一个点,可人类却在这个微不足道的点上妄自称大并想要与大宇宙相抗衡,人类的不自量力向来是人类的价值组成,从古至今,人类的意义便体现在悲剧里,一次次抗争命运,一次次又失败了,当然这种悲剧估计并不是刘的主题思想,因为上帝视角是无视人类的命运感受的。

 

这三部曲虽然想象力让人惊诧,但也有那些商业通俗小说式的阅读快感,这是这小说畅销的元素组成之一,没有快感,很难畅销,只有快感,很快就会被遗忘,正与奇,传统与当下,不可离。我们还有不少科幻作家,如王晋康、何宏伟、韩松,但我对这些人都不了解,之所以会对刘慈欣感兴趣,既因为梓超无意间跟我讲了“智子”这个《三体》里的概念,也是因为在不少地方看到了《三体》的推荐词,但我估计以后对科幻小说也不会太感兴趣,因为终究对这领域已失先天。

 

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写得不冷,不是纯粹地玩科幻名词,他是运用了不少文学技巧的,同时人性在其中,这估计也是《三体》很受大众喜欢的原因,刘慈欣需要从完全不同于人类世界的维度构建另一个世界,这是很有难度的,因为若与人类世界完全不同,那么我们也无法理解三体世界,所以虽然不同但也得能够理解,故三体人需要与地球人有明显的区别,可又不能完全没有任何共同点,这是对人的设置,而对生存空间的设置,则需要设计一种“合理”,虽然于人类现实那不合理,但得能通过三体的预设逻辑使之合理。

 

 

“物理规律在时间和空间上是均匀的”,故虽然很多东西都不存在规律,但在没规律的世界也有基本规律,“物理”便是规律,也是小说“合理”之处,故刘慈欣的故事还是讲得很好的。

 

在第一部中,刘慈欣便以一种危机预设的方式来人类的未来命运揭幕,我发现刘没有让普通人真正参与这个故事,而是让人类的知识精英来参与,汪淼是精英、叶文洁、罗辑、程心等等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虽智力发达,但具有不同的人性配比,刘也指出了“技术的冷酷,钢铁的野蛮”这一“非人性”的事实,故我认为小说在思想上是在进行人性的斗争与超越,“幽灵倒计时”预示着与三体文明的冲突即将开始,所谓“幽灵”其实就是一种在人类理解范围外的所谓超自然力量,实际上只是人类无法理解的新科技而已,三体游戏为地球人打开了先期对话的窗口,人可以在游戏中体验三体世界抽象处理过后的既有状态,而这抽象为了方便人类理解,便是让地球文明的历史人物来超越时空或同步时空来与人类对话,形象取之于地球人,如周文王、墨子、西方圣贤等,但其场态与思维则是三体化的,三体人在乱纪元时代与恒纪元时代的不可控制,难以预测中艰难生存。

 

在一个“全无规律的混乱世界”(三体世界)即使科技发达也无济于事,游戏目标是“运用我们的智力和悟性,分析研究各种现象,掌握太阳运行的规律,文明的生存就系于此”,但三体世界的太阳运行是无规律的,游戏没有结果,游戏只是让人来代入三体世界,体会一下另一个世界的生存方式与生存法则。人类其实也生活在规律与没有规律的混沌之中,但人类却预设了不少规律以减轻自己的困惑及智力缺陷,在唯物之中,人便会缺乏想象力,在规律之中,人可以心安,若在不确定之中,人就得需要神了,而唯物限制了人的思维空间,于是神也就可以不需要。

 

三体文明之所以能够知道地球文明的存在,是因为叶文洁的选择,叶文洁的父亲死于过去,这便让叶在理性思考中对人性之恶看得太透,过去的阴影使她陷入精神危机,她需要三体人来拯救或改造地球人,叶后来成为了地球三体运动的统帅,ETO(地球三体组织)是三体文明的仰慕者,就如民国时期大家仰慕辛亥一样,刘慈欣虽然是科幻作家,但极具人文精神,所以对过去写得很具反思性,写法不同只是视角不同,人性是相同的,只要这个作家的良心还未泯灭。

 

 

在过去时“不认罪、不麻木、不自杀”是极其难得的,我以为过去的背景是《三体》丛书的思想大背景,即未来的一切构设都跟这过去有内在思想关联,对未来的推论也许是作者对过去的反思,小说中有个红岸基地(中方军事基地),是用来沟通外星人(宇宙)的,宇宙很大,是“人类智慧无法理解的巨大存在”,但刘自己给我们介绍了他的宇宙世界,这也许是他将中西文明历史抽象表达的原因,抽象是一种保存,但叶文洁他们却认为“不管三体文明是什么样子,它们的到来对病入膏肓的人类文明总是个福音”,他们希望三体文明这个救世主来“消灭人类暴与人类文明”,叶文洁也看过《寂静的春天》,更加让她坚信人类恶的顽固,所以她站在审判日号上,希望三体文明以救世主的形象降临,这些地球的异类,有些是降临派(三体文明的崇拜者),有些是拯救派(他们眼里还有人),有些是幸存派(他们是功利者,只想自己能存活下来),我们会发现,这很熟悉,既可理解为时期的人类心理,也可理解为时期的人们选择,当然,这也许是我想多了。

 

 

“理论是应用的基础”,这本当是一个常识,但现在的人多半轻视理论,但当三体人用智子锁死基础物理之后,人类才明白人类意志的可贵,只能靠人了,而人可靠的便只有那意志,第一部只勾勒了大体轮廓出来,是在布线,比较粗,多在进行背景交代,但足以独立成篇,后来的两部则只是丰富化而已,刘无意识中仍把人当中心,在物种主义者那“地球上的所有生命物种,生来平等”,但人很难做到这一点的,就如西方人很难抛开西方中心主义一样,在小说中,也有宗教方面的思考,但刘终究是无神论的产物,故他没有构设神,只构设了更高文明,想象力是科幻小说的闪光点,但时空维度的想象推演只是科幻的外衣,本质仍然是对人类存在的思考。

 

刘将三体文明的社会构架在“生存与战争”上,这也为他的宇宙社会学(伦理学)推导出了二条公理,“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这个公理也是后续一切故事的基本逻辑,“猜疑链”(透明便没有猜疑,三体文明是高级文明,但却思维透明,并且只为生存,故这便是与人类价值观相冲突的,因为人类会互相猜疑,并且不主张只为生存,还讲人性善良、真诚、美好)与“技术大爆炸”是人类的反制武器,这也是从公理中推导出来的,智子虽然可以看到一切,但看不到人类的思维,而智子是想说就说,思维透明的,三体人“没有欺骗,没有谎言”,故三体人有“我们害怕你们(因为人类的虚伪)”,欺骗和诡计是一门艺术,一门人类艺术,人类借此赢得了与三体人周旋的时间,地球危机是地球人(叶文洁)自己找来的,三体人、智子是被召唤才来到地球的,这跟魔兽世界有点像了,故抛开这些科幻,这部小说仍然很有看点,故这是一部需要收藏的书,虽然个人并不是十分喜欢。

 

小说中的史强是位纯粹的世俗人,只想为人类的生存而战,而叶文洁则是一种形而上过度的人,只不过作者是用的形而下的科幻、物理手法来表现,这两类人都有代表性,像叶文洁,不是皈依于神佛,便是在那召唤救世主,只不过这救世主可能是终结者,而史强虽能与人类的失败主义和悲观主义做斗争,但终究解决不了人类精神上的危机。

 

 

人类凭借精神的主观能动性与三体人的科技做起了斗争,第二部便主要写人类社会的防御战,这第二部更侧重于文学,人类的科学、理性存在巨大局限性,但也还是选出了几位面壁者,即用意志想办法拯救地球的人,罗辑是上帝代言人式的角色,一位不想当救世主的候选人,也是面壁者中的真正强者,有面壁者便有破壁人,所以这一部是很精彩的,因为处处在对垒。

 

 

思想是“人类文明存在和进步的基础”,这也许是刘慈欣的又一呐喊,当然思想不一定都是好的,为抵抗三体文明,共选出四位面壁者,罗辑是吊儿郎当,其他三位一个要牺牲人的生命,一个要牺牲人的思想(给人打上思想的钢印,也就是人为的给予一种信仰),一个要与三体文明同归于尽,显然这三位的想法都是世俗人类与伦理所不能接受的,这是人性的弱点与优点,也是破壁人找到的漏洞,“给岁月以文明,给时光以生命”,这是一种美好地预设,但危机中的人性黑暗可能会扼杀掉一切,宇宙黑暗可怕,人性黑暗同样可怕,善恶是人类才有的观念,习惯了在善中交流,就不习惯恶中的消灭法则,“宇宙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爱使人类看不清黑暗森林状态,人类文明的进化人类过于了善良,理想主义和人文精神很重要,能使人免于黑暗森林的恐惧,但人类终究还是有黑暗面的,只要被激发,人类便自己构建了黑暗森林,互相残杀,现在比黑暗森林好了一些,因为现在多是讲丛林法则。

 

 

第三部有点硬科幻,故我认为第一部很思想和想象力,第二部很文学和人性剖析,第三部则很科幻和超人性,“越是疯狂虚幻的想象,越是超越性的思维,背后越是需要坚实的细节和强大的逻辑”,刘慈欣在这上面很成功,将历史、现实、未来给串了起来,又通过人类“冬眠”这一方式把人从历史直接带到未来,在人类社会,入世需要能力,出世需要资本,但在黑暗森林里,人很快就成为了非人,太空便是黑暗森林,人立马只为自己的生存,于是人的道德、自我都瞬间因生存危机与恐惧而消解。

 

刘慈欣祖籍河南,长于山西,63年生人,所以他的生活是有阴影的,故我怀疑他是在用科幻的手法来写,宇宙只不过是放大版的,刘在小说中谈了“良心、责任”,程心是母性的代表,可是却妇人之仁而让三体人入侵了地球,程心作为一个威慑者,一个执剑人,每时每刻都在三体人的监测中,她本当极具杀伤性,但她却太善良了,所以面对“生存还是毁灭”这一问题她不敢回答,于是她让三体人与地球人上演了一出华夷之融合、竞争,最后两者都同归于尽。

 

 

“一切都会逝去,只有死神永生”,死神才是宇宙真正的不变规律,刘在小说中构建了不同的空间维度,并指出黑暗森林的打击具有“随机性和经济性”,而打击手法则是超乎常人想象的维度打击,“降低维度攻击,降低光速的防御”是规律,宇宙规律是终极武器,这一规律便是时空维度的把握,地球所处的太阳系因为暴露了坐标被从三维降至二维,成为一幅厚度为零的画,一种不存在的存在,而“零光速是绝对的死”,故宇宙其实便是一种维度,谁掌控了维度的机制谁便能主宰宇宙,在宇宙中,人类虽然渺小,但也肩负着宇宙责任,因为人类能够掌握其他文明的命运,故宇宙又是一个关联体,黑暗森林虽互相残杀,但又互相间以某种均衡互相保护,打破了均衡,便面临双双被干掉。

最后,宇宙的最高文明想重建一个新宇宙,这于人类是个完全的未知,这种结尾又有点周易未济的味道了。要建新宇宙,需要全体文明的配合,此时,再弱小者也可以四两拔千斤,这便是所有人都有价值的明证,我们总有一个时候,能成为最重要的那一个。

对这三部曲的解读我没走科幻路线,也没走心理分析路线,我走的是文明碰撞与人类本身问题的路线,当然这一走法也许只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读后感》吗?喜欢三体小说网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三体》之历史背景与人性思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