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读后感 > >> 关于对三体中程心与罗辑对错的讨论

关于对三体中程心与罗辑对错的讨论

小说:三体读后感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4-25 23:44
三体罗辑程心对错讨论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关于对三体中程心与罗辑对错的讨论二维化中的地球

 

这篇文章是我专门写来回应“《三体》中哪段话让你拍案叫绝?”回答的中评论的,并且这个问题可以涉及到我们如何评价历史人物等问题,值得阐述。

原回答就是下面一段话:

快看,那艘船怎么加速那么快?!”一个女人尖叫道。 “哦,天啊,里面的人会被压成肉膜的。”一个男人说。 然后出现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你们这些白痴,那样的加速飞船也会被压扁!可它没有,那不是聚变发动机,那是空间曲率驱动!” 曲率引擎?!光速飞船?!光速飞船!” “看来传闻是真的了,他们自己在秘密建造光速飞船,自己逃跑……” “啊呀呀呀呀!啊!!啊!!!”这是第一个女人的声音。 “前面的,拦截它!撞死它!!” 又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啊!他们能达到逃逸速度,他们能逃掉!他们能活!!啊啊啊!!我要光速飞船!拦住它呀!掐死里面的!!”

主要争论集中某位网友在下面的评论

网友A:

这个女人虽然表现出来的是人性的扭曲黑暗,但是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她的咒骂恰恰是正义的,那艘飞船上是程心这个畜生……… 如果人类里有那怕一个人该死,那也是程心,虽然看上去这个女人是在展示人类的劣根性,但实际上任何一个人在当时这种情况下把程心千刀万剐的行为都是正义而且大快人心的

B@A:

根据唯物史观,不是英雄创造历史而是群众创造历史。

A@B:

二战爆发是历史的必然,但这不能改变希特勒的可恨

我@A:

她的骂应该不是正义的,她不知道是程心,她的骂是基于这个前提的:不管里面坐着的是任何人,她都想掐死他。如果她想掐死她都原因是她认为该飞船应该带更多人走或者以更合理的方式使用而不应该有任何人有特权来享受这样的飞船,那她可能是正义的。但聪书中推断,她不应该是这个意思。显然是因为自己不能坐而有人能坐,嫉妒之类的。 再者,程心有错,但并不是说她一个人的错,是人类的错,因为我们设想那时候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个平行宇宙,我们在这所有宇宙中遍历选取地球上的所有人作为执剑人,最后的情况有多少人能做出和程心一样的来?又有多少人能做出罗辑或维德那样的事来?我想应该有大比例是和程心一样。那我们有什么理由觉得她是那么的该死呢? 大刘被大学生采访时被问到了关于大家对程心不满意的看法,他说的是事实上把任何人放到那个位置上,大多数人都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所以我们问题,其实是如何能够从茫茫人海中选出真正带领人类走向胜利的人,我们如何保证我们选出的人是正确的,如果我们不能,那还会有张心,李心,选一万个人,也是一万个某心。在下一点拙见,希望大家友善交流,批评指正。

A@我:

那个女人不知道飞船里是程心恰恰是小说戏剧性的体现,程心该死,所以别人再怎么恶意的诅咒它,都是它罪有应得,没什么不好的。至于第二点,我像复读机一样说了许多遍,希特勒的罪行也不是他一个人,二战的爆发有历史的必然性,但是这不能洗脱他的深重罪孽。选举制度有不完美的一面,人类绝大多数情况下未必能通过选举找出最合适的领导人,张心、李心的出现无法避免,我们只能像吊丝墨索里尼、逼死希特勒那样处决掉每一个对人类犯下深重罪孽的个体,并把它们挂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供后人唾弃,才能一定程度上引以为鉴,让后人明白程心之流的丑陋嘴脸

我@A

第一点,其实我想说的是骂别人该死的那人也不对,不是关注程心,她是以利己为目的的骂人,而不是处于对广大民众着想的去骂。程心有没有罪和她骂不骂没太大的关系,她做了错事,别人不骂,她也罪有应得。而骂别人的那人明显是嫉妒之类的情绪,她骂的是除了它自己外任何能够坐上飞船的人,她不在乎是不是程心,不能因为程心有罪就说她骂人没什么,她骂人是含有别的目的的。我以达到某种利己的目的去骂一个确实该骂的人,从外在行为上看,她确实没问题,但从其动机来看,举个例子,这和有人不遗余力地骂一个插队的人从而达到他自己能够更快下车的目的有某些类似之处,插队的人,但她骂不是因为她为大家着想,说让大家能够快点下,其实这还算好的,她真正的想法是为什么我不能插队,我倾向于那位骂程心该死的人是这种心态。

A@我

她确实是你说的第二种形态,但是艺术性就在于恰好程心该死,所以产生了一种滑稽的感觉。

所以他这那一点说骂人的是正义的并不正确。

关于对三体中程心与罗辑对错的讨论

卢浮宫里的罗辑与庄颜

针对第二点,关于程心的

我@A: 

程心和希特勒是有区别的:1程心出发点应该几乎都是好的,而希特勒出发点不一定是好的,程心想要的是拯救人类,而希特勒不一定。即使希特勒以为自己是在拯救人类,那有下面第二点;2我说了,把大多数人放到那个位置上很可能也是做出那样都选择,所以她的行为是与大部分人的行为符合的。而希特勒的行为遭到除了一些人外全世界的人的反对,他行为不符合绝大多数人。(说个题外话,我还在想如果把任何人放到希特勒的位置上,会成为下一个希特勒吗?我倾向于不会,这点没有太多较强说服力的说法)

程心在那个位置上无从判断自己所做是否正确,我们从上帝视角看她做错了,问题是任何上去,绝大部分人都会做错啊。这些做错的人只能以当时能够达到的条件做出最有利于当时人类的行为来。如果希特勒也是这样认为的,认为他为了人类,做的都是当时最正确的,但利用第二点可以区别他们俩,程心的行为如果遭到全世界的反对,那程心错了,如果没有,程心可能没错,注意这也只能是可能,这里的没错是说当时条件下的没错,从后来看,她当然错了。这其实就像牛顿经典物理学,现在说牛顿错了,问题是当时条件下他是对的啊。我们不站在历史的终极视角上说牛顿错了,问题是他做出了当时条件下能够做出的最好的结论。我们不能强行要求他做出超越他当时条件的结论啊。我们只能说他当时是对的,现在看来是错的。我觉得对程心来说,她当时做的客气点说没太大错,现在看来错了。你说的批评这些人,我觉得适当批评一下也行,有利于我们引以为鉴。

而反观做出正确行为的罗辑,他倒是都做对了,但是这个大众对其的反应真的是值得思考。把他当做神,把他当做骗子等等,问题是如果我们处于当时条件下,很可能大多数人还可能会去骂罗辑(事实上小说里大多数人骂他骗子,要求审判罗辑),审判罗辑,然而他做对了。

当时看来做错了,但事后看来他做对了,当时的人们要骂他,后来的人们崇敬他;当时可能做对了,但事后看来做错了,后来的人们又要骂她。 所以,我们能做到的是对于罗辑,我们说他在那个条件下(当时的人们说他骗子等之类的)做出了那样的功绩,现在看来,是非常不容易的,他是英雄,但我们也不能说当时的人们错了,他们真的以为罗辑是错的,是该审判的。对于程心,我们说她在当时条件做的可能没错,但事后看来是错了。(注意,她和希特勒不同,希特勒在当时和后来看来,都是错的)

我们应该做的是避免出现程心这样的人,但这何其难啊?几乎做不到。所以我同意你说的后面那个,适当批评批评还是可以的。这其实有一个根本性的矛盾,当时的条件下怎么能做出超越时代的选择?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区分一些人,明明可以做出当时正确后来也正确的结论,却故意做出当时看来正确后世看来错误的结论以达到不可告人的或其他的目的,这就是大奸似忠的人,这是第一种,第二种是在当时条件下能做出正确结论却故意做出当时和后世都认为错误的行为,这是明目张胆的奸臣一般的人物,应该唾弃;

第三种是,做了当时条件下能做出正确的,后世看来是错误的行为的人,不过他真的是表里如一的去做的,做了当时条件下能允许的大部分人会做的的行为。注意第一种和第三种人区别,这两种人容易混淆。第一种故意做出当时正确事实上后来认为是错误的行为,因为他不管后来人的死活,只顾当时他个人不可告人的目的,假如程心其实是罗辑那样的人,但否决光速飞船,其实她是想秘密让制造最后自己逃脱太阳系二维化,让后世的人(事实上后世没人了????,或者换个,比如有的古代帝王故意装出一副某种面孔,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故意放纵某人,其实想办他)以为她做了当时是正确是事,那她其心何其歹毒,比希特勒都可怕,有可能吃成为以后明目张胆的希特勒,这类人值得大大惩戒,那她应该被大批特批。而程心是第三种不是第一种。

我们能做的是通过发展来提高整体国民科学文化等素质水平和信息传播的能力,尽量做到让在当时条件下能够做出看起来错误但后来证明正确的人在当时不被骂,在当时做出正确行为但后世看来错误的人能够得到正确评价。

最后一段稍有修改。

关于对三体中程心与罗辑对错的讨论

秦始皇宣布只有罗辑直接与三体人对决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读后感》吗?喜欢三体小说网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关于对三体中程心与罗辑对错的讨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