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社区 > >> 周杰伦邂逅刘慈欣,这样的《三体》你爱了吗?

周杰伦邂逅刘慈欣,这样的《三体》你爱了吗?

小说:三体社区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21-02-16 00:42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填词:Soloriver7

演唱:火树银花的花大侠

 

远方的异族 手持着刀斧

要染指沃土 意在屠戮

铁舰对木橹 末日的残酷 

黑色血液将浸染冰冷皮肤

梁上的硕鼠 不停地食蛀

是谁在嗫嚅 无助

暮风轻轻拂 

无声吹灭他眼中的火烛

 

他们说虫子都有罪

弱小既是原罪

森林本就漆黑

孩子点燃火堆

未开化的愚昧

猎人举起枪暗窥

我收起无畏

败已成绝对

军人的职责本是捍卫

而逃亡并非相悖

在众醉时装醉

才能保留清醒的火燧

批判着谁错谁对

祭献他我问心无愧

  必要的牺牲不需要分清孰是孰非

 

那大洋彼岸的夫妇

要描绘大脑的蓝图

维持着表面的和睦

挥霍着表演的天赋

他说技术已经成熟

内心却不停踟蹰

冥冥中走上殊途同归的路 

 

异族的耳目 虽无孔不入

我们一见如故

无需欺骗的掩护

必败推心置腹

如同石子掉进湖

无字壁前终醒悟

他成为了主

 散播自己的信徒

 

记忆回溯 他的托付

信念已铭心刻骨

军人被赐予兵符

戴上面具 隐藏城府

定不辜负

哪怕推倒桌上的一切堵住

 

身居高处 思想自锢

不知春秋的蟪蛄

威海卫作茧自缚

为了前途畅通无阻

店前驻足

我为他精心挑选临别礼物

 

柔软悄悄被我低估

扎根在我内心深处

我不怕因果祸福

也不会祈祷谁的宽恕

我信仰着辩证唯物

敌人的预判失误

铺平那条我日思夜想的路

内心的自述 不停地重复

我已义无反顾

具有情感的动物

想要心如铁铸

世间安得两全术

太多已被我辜负

妻女的面目

临别也没能一顾

经历低谷我又进入

文明新生的国度

孩子们堂皇自负

 沙漠盖上绿色画布  

掩盖荒芜

我只能把军人的责任背负

 

   百年潜伏 此刻结束    

     高举前进的火烛      

    亲手点亮 文明火树    

       撒向无尽星途       

 

    梦醒恍惚  再无归路    

     谁注视我的孤独      

  星空中父的双目   

带着我向故乡回顾

同我一睹

他们的结局是被傲慢埋覆

 

初为人父我已明悟

孩子成长的道路

绝不能揠苗而助

自然选择即是角逐

后继前赴

演艺半生我终于可以谢幕

 

和声部分:

参透了真相 才算作成长

没分到糖 不要哭嚷

窥破黑夜的地方

不是日出方向

新生的父的刀光

映出我欣慰的沧桑

其实东方无论谁都一样

夜 还很漫长

路 通向何方

 

向舾也是一位《三体》发烧友,所以在B站看到我的朋友花大侠翻唱了这首作品后,立马就决定要把它收录到我的公众号,徒手打字录入了Soloriver7这首惊艳的填词。推出这首歌的同时,我也带一些自己的私货,下面要为大家带来的是向舾写给女儿的文章《为什么我要给女儿讲三体》,有孩子的家长都可以读一读,相信会有启发。

 

周杰伦邂逅刘慈欣,这样的《三体》你爱了吗?

 

  “宝贝,我们来玩‘黑暗森林’的游戏吧!”自从我把“躲猫猫”的游戏名称改成“黑暗森林”以后,女儿更加热衷于此了。

 

  我给游戏增加了几条简单的规则:

第一,逃亡的一方是“地球人”,抓人的一方是“三体人”

第二,“地球人”拥有“冬眠”的技能。“三体人”抓住“地球人”前,“地球人”只要成功躺下并喊出“冬眠”,就可以获得一分。连续获得三分以后,就触发“黑暗森林威胁”,一旦触发,“地球人”和“三体人”角色互换,改由“地球人”抓“三体人”;

第三,“三体人”拥有“脱水”的技能。同样,“地球人”抓住“三体人”前,“三体人”只要成功躺下并喊出“脱水”,就可以获得一分。连续获得三分以后,触发“水滴攻击”,游戏结束。

  我们家类似的游戏还有“面壁者计划”,其实就是“你画我猜”,女儿在我背上写字,女儿是“面壁人”,如果我猜出来,那我就是“破壁人”;

 

  每天吃饭,为了控制女儿拖延的毛病,我们都要来一场“幽灵倒计时”,20分钟内必须吃完;

 

  每次分别,如果女儿依依不舍,我会告诉她我的“智子”留在你身边,它们是我的眼睛,替我陪伴你。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我们互甩“二向箔”,向对方发起“降维打击”,也就是把对方压成肉饼,哈哈。

 

       周杰伦邂逅刘慈欣,这样的《三体》你爱了吗?    

是的,单从这些家庭描述中就可以看出,我对大刘的《三体》有多喜欢。毫不夸张地说,《三体》给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都带来了显著影响,作为律师,直接的改变是促使我考虑问题时候格局的变大。  《三体》教我懂得,不要拘泥于眼下的苟且,而是应该更多去关注诗和远方。这也正是如今,我不想谈眼下利益,花如此多心血想去做好这个公众号的初衷。    人类之于宇宙,太过微不足道。太阳系都可能只是一个宇宙垃圾,一个高等文明只需要用最低级的武器“二向箔”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经历了2020年,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相信,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到来,重要的是活好当下,留下你自己的痕迹。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人生短暂,留给我和孩子的交集更是如此。我们的每一段时光,都应该被赋予生命的精采。《三体》在给我带来巨大感触的同时,我也希望把这种乐趣和心得分享给我的女儿。     但是近来,我在关注《三体》电影相关信息的时候,在知乎和一些影评类节目越来越多看到声称《三体》是“少儿不宜”的作品,比如有人说“《三体》书中有太多人性脆弱、阴暗、残忍的刻画,不太适合儿童阅读。”某少儿节目主持人也直言,“不主张低龄儿童阅读这种 “黑暗文学”,这种暗黑系列的故事描写了扭曲的世界,世界观尚未成型的青少年容易投射现实,加重戾气。”甚至有人说大刘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其在《三体》,《流浪地球》等作品中反应了和希特勒极其类似的法西斯主义,希望这样的文学,如同那条“三体星球的回复”————  远离儿童,远离儿童,远离儿童!  

周杰伦邂逅刘慈欣,这样的《三体》你爱了吗?


  我很难解,都建国70周年了,还有这样的论调,这样的“智者”不去“GD总局”真的是一种遗憾。我想说的是,有些家长把孩子想得太弱智了。父母的这种过分“保护”本身就是一种因噎废食式的毒害,让孩子丧失了体验文艺作品美妙的经历,这才是一种错误价值观的引导。按照这种“少儿不宜”的逻辑,孩子看了《白雪公主》也会去下毒,看了《皇帝的新装》就会去诈骗,难道不是吗?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这就和“女生穿短裙就该被侵犯”的言论一样愚昧。如果继续持有这的论调,真的是会被这个时代“降维打击”的。  当然,模仿犯罪并非不存在,但是这不能归咎于文艺作品的责任。美国科罗拉多州电影院在放映新片《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时发生恶性枪击事件,造成12人死亡,罪犯就是模仿影片中反面角色。但是诺兰的这部影片不应该是弘扬正义,抵制以暴制暴的主题吗?据说,还有孩子因为看了《喜洋洋和灰太狼》,就把同学绑起来用火烤,这我还能说什么。这类问题的出现,难道责任不在于家长本身吗?

周杰伦邂逅刘慈欣,这样的《三体》你爱了吗?

 

 

你读《三体》看到的是“人性黑暗”,而我看到的是浩瀚星空;你读《三体》看到的是“血雨腥风”,而我看到的是人类社会的历史。

 

《三体》为我们营造了一个极其恢弘的世界概念,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认识自己的位置,教会了我们什么是包容,教会了我们不断探索,拥抱宇宙,永远保持好奇心。

 

大刘描写的所有现象,其实都是在人类社会中出现过的,不敢面对现实,那就永远没有成长。特别强调的是,我非常反感以文学作品中的思想意识呈现来作为对作者本身的评价。

 

你知道吗,童话的本质,其实大多就是黑暗的,那些所谓的暖心结局,不过是后人的篡改而已。没错,你看过的童话,大多都是二手的。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再看看向舾下面链接的这篇文章。从《周杰伦的床边故事》聊起,那些年你看过的二手童话

 

    知乎上有一句话谈到《三体》的价值,写得很好,“若是能多让一个人在勤勉工作生活之余看看星空,那么便足以让人欣慰了,为此,必有人将探索不止”。作为曾经法学院的学生,我从入学时候就牢牢记住了康德的这句名言——

 那最神圣恒久而又日新月异的,那最使我们感到惊奇和震撼的两件东西,是天上的星空和我们心中的道德律。

 

   你要知道,天上的星空,对于孩子,有多重要。  樊登读书上,樊登推荐了《爱因斯坦传》和《达芬奇传》两本书。爱因斯坦被人称作自古最伟大的人,他在时空理论、引力理论方面的成就令所有科学家望其项背;而达芬奇则是这个世界最不可思议的全能型天才,除了他的画家身份,他还是科学家、雕塑家、发明家、哲学家、医学家,每一个领域都几乎达到巅峰。    爱因斯坦说,我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是我在长大以后,依然对自然界充满好奇心。你很难想想一个五六十岁的人,还在研究星星怎么转;  而达芬奇直到临终前一周的笔记上,有一条还写着,一定要搞清楚啄木鸟的舌头是什么形状。  只有孩子才会关心这些,长大了以后只会醉心于考虑如何挣钱。爱因斯坦和达芬奇之所以成就伟大,是因为他们始终保持着和孩子一样的求知欲。 

我看到了我的爱恋

我飞到她的身边

我捧出给她的礼物

那是一小块凝固的时间

时间上有美丽的花纹

摸起来像浅海的泥一样柔软

她把时间涂满全身

然后拉起我飞向存在的边缘

这是灵态的飞行

我们眼中的星星像幽灵

星星眼中的我们也像幽灵

高晓松曾说,《三体》结尾的这首诗,是他近五年来看过最好的诗歌之一,如其相比,我写的那些,或许只能算是“矫揉造作”吧。  而相较于玩具和糖果,那一块“凝固的时间”,难道不是你能给孩子捧出的更好的礼物?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社区》吗?喜欢www.santiw.com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