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社区 > >> 刘慈欣的"黑暗森林法则"或真实存在

刘慈欣的"黑暗森林法则"或真实存在

小说:三体社区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1-21 23:08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继“新视野号”探测器飞掠冥王星之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关于新地球的发现,再次引发了网络狂欢。和以往的一切新闻事件不同,在1400光年之外,比我们任何人的生命尽头都遥远的地方,给了人们非同一般的想象和亲切。在和科学相关的领域里,推想也好,猜想也好,幻想也好,甚至空想也好,类地行星的存在早就广为人知,甚至类人的智慧生命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所以尽管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发现,但从发现的意义上来说,它给人的震撼并不那么强烈,它真正的意义并不在星辰大海的彼端,而在于我们存在的这个小小寰球本身。

刘慈欣的"黑暗森林法则"或真实存在

  科学神秘化

  炒作削减发现的意义

  NASA大肆炒作类地行星发现,但它本身的处境却在某种程度上削减了发现的意义。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说,“预料之中,而且意义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很久以来,对于类地行星的出现就有了太多的预测,而这一次发现的新行星和地球的相似度其实没有那么大。美国人之所以大肆炒作,可能和NASA本身的处境有关,随着它的航天飞机逐渐退役以及经费被大幅度削减,它需要通过某些宣传策略来改变自身的处境。”

  但标题党依旧是有效的,这和现代科学知识本身的特性有关,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著名学者、中国社科院元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河说,“人类生活的世界,可以称之为中观世界,即人通过眼耳鼻舌身意等可以感受到的世界,在中观世界之外,还有微观世界,比如质子层面的世界以及宏观世界,比如亿万光年范围内的宇宙。可以说,相对于自然感官的人,科学已经走得很远,远到超出常识,最终带上了神秘感。”

  手里捏两颗糖给人猜,即便猜不中,当摊开手时,也不会过于惊奇,但现代科学远远超越了人的想象,李河说,“科学已经进入了一个秘密即便被揭开,却依旧会让人觉得神秘的程度。而它的这种特性,对于一般人来说,有重大的传播价值,就像神话一样。”

  丛林进化论

  黑暗森林或真实存在

刘慈欣的"黑暗森林法则"或真实存在

  刘慈欣在他最著名的代表作《三体》中提出了一个很有名的概念,“黑暗森林法则”,这个法则认为,宇宙中每一个文明都是拿枪的猎人,“被发现,总有一个被消灭”。

  类地行星的终极想象是类人生命,或者说智慧生命,尽管NASA的发现甚至都还算不上“新地球”,但不妨碍人们进行更深远的猜想,而宇宙中其他的文明,究竟会是什么样的,自然也是重中之重。刘慈欣的“黑暗森林法则”在网络上受众极广,有网友直接表示,“赶紧停止向宇宙发射信号,抹去地球的坐标”。

  刘慈欣说,“黑暗森林法则并不是一个科学概念,只是我在作品中的一个设定,或者说只是一种可能性,而宇宙中的可能性是无限多的,比如说一种极端的可能,宇宙中只有地球上有生命。所以不必把它当做定律,科幻作家的任务,就是把各种可能都写出来,让读者有更广阔的视野”。

  李河则认为,“黑暗森林法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提法,“在十六到十七世纪,这样的提法其实已经出现,霍布斯在《利维坦》中提出丛林法则,达尔文稍晚一点,提出进化论,后来进化论又进入社会领域,这些都和黑暗森林法则有相似性。在今天,国际政治领域中的影响,同样也告诉人们,黑暗森林其实是可能存在的,或者说是现实的一种。”

  新的地球,新的智慧生命,甚至新的人类,这是宇宙观测和猜想最具吸引力的地方。李河说,“对于新的智慧生命的想象,无非是把人类本身的法则投射到外部,用到对方身上。科幻,不仅仅是按照科学的逻辑去幻想,同时它还有思想。”

  现实的返照

  人类恐惧高智慧生命

  从幻想到现实,再从现实到幻想,科学的遥远程度,影响着文学的遥远程度,但是这一次,新的类地行星发现,似乎有些落后了。

  刘慈欣说,“科幻文学从科学发现中获得资源,科学的发展也推动着科幻的发展。不过具体到这一次,可能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它不出意外,人们热衷于讨论它,源于人类对另一个世界的向往,在以前,地球对于人类来说相当广阔,但当科学发展,人们才发现,地球原来很狭小。而人类向外扩张和发现的本能,则使这种天文发现格外地吸引人。”

  但新奇之后,考虑的就会更多,有没有外星人,他们对人类是善是恶?刘慈欣说,“黑暗森林理论并非科学结论,但《三体》中提到的宇宙社会学,则是一门面向宇宙、面向未来的科学,对人类的长远未来有重要意义。”

  这个意义,在李河看来,首先是面对人类自身的,他说,“科学的探索无法阻止,外部生命存在的可能性明显存在,而人类和外部生命的距离是人类自己决定的,科学越发达,距离就越近。然后的问题是,我们指望外部生命是什么样的?”

  至少在现在的条件下,对于外部智慧生命的想象,依旧还源于人类对自身的认知,李河说,“社会发展到今天,我们希望人类之间有一种民主的关系,但实际上国际政治中仍旧存在大国博弈、丛林法则,人类内部就不安全。那么对外的呢?我们对于智慧低于我们的动物,从不给与对方足够的尊重,而是当做食物、宠物、工具等。那么假如我们发现智慧更高的生命,即便它是善良的,我们也不会放心,以己度人,本来是很正常的现象,全部的恐惧也都来源于此。”

  需要并不多

  须有更加善意的规则

  科学从来不是单独存在的,每一次科学的大发现,都会引起整个社会的连锁反应,文明、文化、哲学、伦理、道德……星河彼端的世界,对人类的影响,不需要跨越漫长的时间和空间,它直接作用在人类的身上。

  霍金也曾经说过,外面有危险,还是别探索了,外面的危险来自于猜测和推论,同时也来自于对自身的认识。李河说,“人类就像孩子,有一种幽闭安全感,家里没人的时候,把自己裹到被单里才感到安全,但在被单里又忍不住会探出头来。而对于宇宙的猜想,黑暗森林法则,更值得让人思考的是,人类本身是什么样的。不论是马基雅维利、霍布斯还是洛克等,这些现代社会法则的奠基者们,在设想法则时,都会有一个自然假定,即假定自然状态下的人是什么样的,洛克是比较温和的,他认为人通过劳动获得生存资料,但后来人与人的关系无法约束互相掠夺对方的劳动成果,于是成立国家来进行约束。霍布斯则是比较悲观的,他在《利维坦》中提出,人对人之间,就像狼一样,你争我夺无休无止,为了结束这一切,于是要成立国家,建立社会法则。”

  但是这些设想显然还没有实现,李河说,“动物保护伦理学家,常常会遇到一些难题,比如为什么要保护动物,为什么保护狗而不保护猫?如果放到更大的范围内,就容易理顺了,当你善意一切时,你才有可能期待更高的文明善意地对待你。假如你不善待,就奉行丛林法则、社会达尔文主义、黑暗森林法则,那么就不要指望别人善待你。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还是一意孤行,可能根本等不到外部的危险来临,人类自己就先消灭了自己。科学会影响自身,而好的科幻作品,也一定要反照自身,发现并解决自身的问题,比考虑外星人怎样更加迫切。而要约束人对于自身内部和外部的无限攫取、掠夺,必须建立一种更加善意的规则。宇宙再大,我们需要的规则也不多。”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社区》吗?喜欢www.santiw.com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