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社区 > >> 《三体》,你说人间不值得?

《三体》,你说人间不值得?

小说:三体社区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2-15 00:12
《三体》人间不值得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刘慈欣的经历都被刻画在自己的文字里,《赡养上帝》中,那位上帝文明的老人被分配到中国农村赡养,农民们对科技的向往,和对现实的妥协被刻画得淋漓尽致;《乡村教师》中,寄宿的孩子们开学时背着米或面,娶不起老婆,每天喝酒赌钱等待救济、目光呆滞的农民们……

这哪里是科幻,这分明就是纪录片!

刘慈欣太了解中国了,或者说,他太了解中国的底层。

这样有故事的人生,决定了刘慈欣写不出风花雪月的视角,他是把科幻放到人群中去写的,这些科幻,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他笔下接受考验的人性和道德,根本就是出给每个人的题目。“

 

《三体》,你说人间不值得?

第一次听说刘慈欣是2015年,亚洲科幻作家首次获得雨果奖,凭借的科幻小说正是《三体》,此后的几年开启了中国的科幻小说热。 自那以后中国的科幻作品也渐渐被大众追捧,这一阵大热的贺岁电影《流浪地球》也是刘慈欣的作品。

生活在俗世纷杂之中,我们接受了太多的现实,却渐渐远离了异想天开的世界。曾几何时,关于侏罗纪公园,UFO神秘飞碟,儒勒凡尔纳的海底世界都已经尘封在我们的过往时光里,我们的想像力也越来越枯竭。

直到偶然读到《三体》,读到地球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的信息交流、生死搏杀等进程,我从前的科幻记忆又活了起来。然而《三体》之中的故事又全然不同,其中又穿插着关于文革的回忆,关于普通人的爱情,文字中有浩瀚千年的文明,有未知的宇宙和星球,也有复杂的人性。

人类又怎么可以这么聪明?人类怎么可以这么坏?在反复的纠结之中,在幻想和现实之间,普通的工程师老刘信手拈来,一方面是上一辈不堪回首的文革记忆,另一方面又是理性文明和想象力的无限延伸,他默默在科幻的世界里越走越远,积累了《三体》三部曲,《球状闪电》、《流浪地球》等一系列作品。

 

    在没有真理的世界,科幻真的就是一种幻想,在现实的拷问之中,无数的人们又只能考幻想去面对冰冷的现实:

 

     “……你对学生们解释说:所有的科学成果都是广大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那些资产阶级学术权威不过是窃取了这些智慧。但即使这样,你仍然没有被“革命主流”所接纳,看看现在的你,衣袖上没有“革命教职员工”都戴着的红袖章;你两手空空地上来,连一本语录都没资格拿……谁让你出生在旧中国那样一个显赫的家庭,你父母又都是那么著名的学者。“

 

“据你父亲说,爱因斯坦听到他的回答后又默默地站在那里好一会儿,看着小工麻木的劳作,手里的烟斗都灭了也没有吸一口。你父亲在回忆这件事后,对我发出这样的感叹: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低下头!”一名男红卫兵大声命令。这也许是自己的学生对老师一丝残存的同情,被批斗者都要低头,但叶哲泰要这样,那顶沉重的铁高帽就会掉下去,以后只要他一直低着头,就没有理由再给他戴上。但叶哲泰仍昂着头,用瘦弱的脖颈支撑着那束沉重的钢铁。P62

 

“最高指示:要文斗不要武斗!”叶哲泰的两名学生终于下定了决心,喊出了这句话,两人同时冲过去,拉开了已处于半疯狂状态的四个小女孩儿。

但已经晚了,物理学家静静地躺在地上,半睁的双眼看着从他的头颅上流出的血迹,疯狂的会场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那条血迹是唯一在动的东西,它像一条红蛇缓慢地蜿蜓爬行着,到达台沿后一滴滴地滴在下面一个空箱子上,发出有节奏的“哒哒”声,像渐行渐远的脚步。

一阵怪笑声打破了寂静,这声音是精神已彻底崩溃的绍琳发出的,听起来十分恐怖。人们开始离去,最后发展成一场大溃逃,每个人想都尽快逃离这个地方。会场很快空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姑娘站在台下。她是叶哲泰的女儿叶文洁。

当那四个女孩儿施暴夺去父亲生命时,她曾想冲上台去,但身边的两名老校工死死抓住她,并在耳边低声告诉她别连自己的命也不要了,当时会场已经处于彻底的癫狂,她的出现只会引出更多的暴徒。她曾嘶力竭地哭叫,但声音淹没在会场上疯狂的口号和助威声中,当一切静下来时,她自己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只是凝视台上父亲已没有生的躯体,那没有哭出和喊出的东西在她的血液中弥漫、溶解,将伴她一生。“

 

叶文洁的命运就此改变,她先是上山下乡做知青,又在偶然之下加入了红岸基地,逐渐在远离人群的孤独失落之中接触到三体文明。

 

“外星文明探索是一个很特殊的学科,它对研究者的人生观影响很大。”叶文洁用一种悠长的声调说,像是在给孩子讲故事,“夜深人静的时候,从耳机中听着来自宇宙没有生命的噪声,这噪声隐隐约约的,好像比那些星星还永恒;有时又觉得那声音像大兴安岭的冬天里没完没了的寒风,让我感到很冷啊,那种孤独真是没法形容。

“有时下夜班,仰望夜空,觉得群星就像发光的沙漠,我自己就是一个被丢弃在沙漠上的可怜孩子……我有那种感觉:地球生命真的是宇宙中偶然里的偶然,宇宙是个空荡荡的大宫殿,人类是这宫殿中唯一的一只小蚂蚁。这想法让我的后半辈子有一种很矛盾的心态:有时觉得

生命真珍贵,一切都重如泰山;有时又觉得人是那么渺小,什么都不值一提。反正日子就在这种奇怪的感觉中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人就老了……”

 

“对,消灭地球文明还有另外一个理由:他们也是好战的种族,很危险。当我们与其共存手一个世界时,他们在技术上将学得很快,这样下去,两个文明都过不好。我们已经确定的政策是:三体舰队古领太阳系和地球后,不会对地球文明进行太多干涉,地球人完全可以像

以前那样生活,就像三体占领者不存在一样,只有一件事是被水远禁止的:生育。现在我要间:你想当地球的救世主,对自己的文明却没有一点责任感?”

“三体世界已经让我厌倦了。我们的生活和精神中除了为生存而战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这有什么错吗?”

“当然没有错,生存是其他一切的前提,但,元首,请看看我们的生活:一切都是为了文明的生存。为了整个文明的生存,对个体的尊重几乎不存在,个人不能工作就得死;三体社会处于极端的专制之中,法律只有两档:有罪和无罪,有罪处死,无罪释放。我最无法忍受的是精神生活的单一和枯竭,一切可能导致脆弱的精神都是邪恶的。我们没有文学没有艺术,没有对美的追求和享受,甚至连爱情也不能倾诉……元首,这样的生活有意义吗?”

“你向往的那种文明在三体世界也存在过,它们有过民主自由的社会,也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你能看到的只是极小一部分,大部分都被封存禁阅了。但在所有三体文明的轮回中,这类文明是最脆弱最短命的,一次不大的乱世纪灾难就足以使其灭绝。再看你想拯救的地球文明,那个在水远如春的美丽温室中娇生惯养的社会,如果放到三体世界,绝对生存不了一百万个三体时。”

“那花朵虽然娇弱但是绚丽无比,她在天堂闲适中感受着自由和美。”

“如果三体文明最后占有那个世界,我们也可以创造那样的生活。”

 

这是三体文明中的对话和猜测,不也是老刘自己的困惑和反思?

老刘七岁那年的一段经历:”大刘和全村人一起在池塘边仰望星空,看到一颗小星星缓缓飞过,那是东方红一号。

“我看着那颗飞行的小星星,心中充满了不可名状的好奇和向往。而与这些感受同样记忆深刻的,是我肚子中的饥饿。”

从那一刻起,大刘爱上了科幻,开始绞尽脑汁地寻找科学书籍,反复研读,想象着光线以每秒30万公里的速度穿越寒冷寂静的太空,用想象把握那令人战栗的广漠和深远,他感到被一种巨大的恐惧和敬畏所压倒,“甚至体会到了一种吸毒般的快乐”。

就这样,人造卫星、饥饿、东方红、银河、武斗、成分、凡尔纳、光年、——这些相去甚远的东西纠缠在一起,构成了刘慈欣的早年生活。“

 

经历造就了老刘的写作风格,他笔下刻画的叶文洁如出一辙,怪不得会有粉丝专门为红岸基地时期的她写了首歌《红岸1979》。

“无声的呼唤 在去往未来的路上

泛黄的回忆 转眼就地老天荒“

“明天我就要离开  去群星间寻找故乡“,你说人间不值得?

 

      《三体》,你说人间不值得?红岸1979姜未禾 - 红岸1979《三体》,你说人间不值得?

红岸基地原址

(1968~1987)

中国科学院

1989.03.21

 碑是那么小,与其说是为了纪念,更像是为了忘却。

 叶文洁走到悬崖边,她曾在这里亲手结束了两个军人的生命。她并没有像其他同行的人那样眺望云海,而是把目光集中到一个方向,在那一片云层下面,有一个叫齐家屯的小村庄……

 叶文洁的心脏艰难地跳动着,像一根即将断裂的琴弦,黑雾开始在她的眼前漫涌,她用尽生命的最后能量坚持着,在一切都没入永恒的黑暗之前,她想再看一次红岸基地的日落。

 在西方的天际,正在云海中下沉的夕阳仿佛被融化了,太阳的血在云海和天空中弥漫开来,映现出一大片壮丽的血红。

“这是人类的落日……”叶文洁轻轻地说。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社区》吗?喜欢www.santiw.com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三体》,你说人间不值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