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社区 > >> 身边的法西斯(3)——“三体”真的无解吗?

身边的法西斯(3)——“三体”真的无解吗?

小说:三体社区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2-21 23:3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身边的法西斯(3)——“三体”真的无解吗?

 

前情提要:身边的法西斯(1)——解析《三体》的世界观讲到,从自然科学角度而言,“三体人”无法保留“思维直连”的功能。这是因为,生物演化中的“存续者存续,不存续者不存续”,不仅仅适用于地球环境,也是物理学上的普遍事实。从物理到化学到生物学,演化理论都是中立和普遍的科学。如果掌握科学上的演化理论,“从个体出发”分析问题,就可以避免集体主义的方法论错误。

 

在身边的法西斯(2)——《三体》中“生存空间”理论的失败中,笔者剖析了《三体》小说的核心“公理”,“物质有限论”的荒谬。“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基本保持不变”只不过是“生存空间”理论的翻版。但以零和博弈的“生存空间”斗争哲学去解决稀缺性问题,从数学上既无法成功,同时也对个人无效。解决稀缺性问题只能依靠其他办法。

 

三“三体”问题无解?

 

我们继续从《三体》的信徒们所熟知的一个热门话题谈起。

 

三体文明所在的恒星系统有三个恒星,运动不可测,所以这种系统里的行星轨道不太稳定,长期运行中可能面临毁灭性的天体灾难。小说中“预测三个恒星的长期运行状态”(这属于数学上的“三体问题”)成为一个重要情节。

 

而结果,如我们所知,“三体问题”是无解的。很多人相信,这是因为精确地计算三个质点的轨道变化,需要难以估量的超级计算能力。此外,作为前提,“没有解析解”,即没有统一的数学公式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因此,三体人虽然可能掌握超高的科技,掌握无与伦比的能量,可以制造小型黑洞,驱动庞大的星际舰队近光速飞行,但因为数学上无法精确预测恒星运行,回避不了天文灾难,所以必须“逃离”星系,寻找稳定的恒星以及行星系统定居。

 

——然而,这种想法只不过是源于刘慈欣和三体粉丝对现实生活的误解。

身边的法西斯(3)——“三体”真的无解吗?

 

(一)  全宇宙中任何工程问题都没有精确的解。

 

不仅是“三体问题”,其实,任何工程问题,绝无例外,都不可能用公式、方程推导出精确答案。

 

这并不是智慧生命不够聪明,不会推导,而是“答案正是如此”。比如√2,π,自然对数e,这些无理数都只能有“尽可能逼近”的值。数学理论上清楚地知道,无理数不存在“精确值”能直接拿来给人去用。

 

而且,对于任何工程问题,其研究对象的物理参数都根本不存在“真值”。有人在数学模型中将恒星和行星理解为“质点”。但其实,恒星、行星的物理范围从事实上就是不确定的,外缘的气体既可以视为星球的内在物,也可以视为星球的外在物。宇宙尘埃不断地被星球吸收或者逃逸出去。量子的不可预测性意味着太阳和地球没有“真正”边界。将教科书上定义地球或者太阳的范围多加个5公里也毫无不妥。即使拥有幻想中能“真正”测量“精确数值”的仪器,也绝不能“精确”测量地球的“内在”质量——通俗地说,你不可能测量你手掌的“真正”大小,因为你的手掌和你的手臂没有确定的分割线——地球,太阳,实际上和全宇宙无法分割,同样而不可计算其“真”质量。

 

现实中的复杂系统会发生混沌现象,微小的扰动可能造成巨大的“蝴蝶效应”——这不仅是预测值“缺少计算能力”,其内在道理也蕴含在前述两点“没有精确值”“没有真值”中。因此,科学理论也已经知道,“远期”气候和“远期”地震绝不可能“精准”预测——这不是计算能力的问题,这就是一个既存的不可能改变的事实。

 

理解了这一点,就会明白,预测一个足球在球场上的“精确”落点,并不比预测“三体问题”要容易一丝一毫。

 

(二)  但是,可控的工程问题随处可见。

 

锅炉房不能精确预测气温、进水水温和燃煤品质的变化,但通过监测水温和控制加热,可以保持稳定的出水水温。类似地,空调房可以控制室内温度,冰箱内可以不过热也不过冷,变压器可以输出稳定的电流。

 

一艘艘货轮在复杂洋流和海风中准确驶向目的地,靠的不是事先“最精确地”计算和测量,而是在航行途中以发动机,舵轮和锚不断调整。高速飞行的战机,使用无法事先“精确”计算轨迹的导弹,可以轻松击落另一个高速运动的飞机。

 

以符合“控制论”理论的办法处理工程问题,是人类长久以来的实践,也是现实生活的常规。通俗地说,就和开车驶向目的地一样,慢了就踩油门,快了就刹车,方向盘控制左右。根据路况信息做出反馈。

 

理解前述控制论的实例之后,就可以明白,小说《三体》中长篇大论阐述三个质点的运动无法计算和预测,并无必要。只要三体文明有影响天体运动的能力,就可以使三颗恒星或者一个行星,在可用的时间范围内稳定运行。

 

尽管作为科幻,小说也可以假设三体人缺少调整恒星行星运行姿态、轨道的能力,也就是说,理论上虽然天体运动可控,但三体人没有能力去控制。但那样的话,看起来“三体”的问题就不是一个无法解决的真正麻烦,也和描述三体文明强大的内容不太协调。

 

因此,小说中提到因为缺少计算能力,对海量信息和混沌状态无法处理——这似乎是科学上难以回避的,于是三体文明要找一个稳定的恒星定居——在有“控制论”知识的读者那里便成为了笑谈。但需要强调的是,这一点不只是一个知识问题、科技话题,而是和人的基础世界观有关。

 

(三)人有人的用处

 

其实,机器的控制能力,其最终来源只有一个,那就是人,或者更广泛地说,生物。人们并不能准确知道黑箱之中机器的信息-反馈-控制功能是否正常,实际的观察者才是最后的判断者和控制者。电梯需要定期维护,建筑需要定期翻修。汽车自动驾驶功能的“正常”和“安全”与否由人来判断。能给无确定性的混沌宇宙带来局部确定性的,是人,或者生物。马倌知道他的马早上会饿会吃草,狗的主人知道狗会对食物产生反应。同时他们知道刚死去的马和狗不会这样。

 

作为自然进化的产物,动物的“意向性立场”,使它们对外界信息有反馈和控制的反应。从分子级层次,对一大堆蛋白质,油脂,淀粉分析,难以得知这些物质此后的状态。但狗主人知道,狗会很快吃掉这些狗粮。并且如果狗粮难吃或者太多,那就不会吃光。

 

而人的“自由意志”,不管是宿命论或者非宿命论,其效果就是,人会做出特定的行动。复杂系统的扰动、混沌将会被烫平。每天早上,无数的人开车,坐车或者步行,坐轮椅经过繁忙的道路,各自到达目的地开始一天的日程。从“纯”物理的角度,计算、分析、预测这些事态绝无可能。这些事态比“三体问题”复杂得多(无控制的车辆,行人将会互相碰撞)。但人们知道,每个早上发生的这些事情,平淡无奇。

 

身边的法西斯(3)——“三体”真的无解吗?

 

这就是“自发秩序”。人,作为分布式的高级适应者,产生了一些可预测的趋势。经济学从个人的角度分析,可以解释人们为何按时上班,为何在自由市场经济中人们可以得到满意的商品——分布式的“智能”(人)反馈-控制系统,在数学效率上是中央处理算法不能比拟的。“看不见的手”创造了动物,植物,也创造了复杂到不可计算的经济活动。按照全盘的中央计划者的思路,去收集信息再控制经济过程并且完成分配,这是不可能良好完成的任务——信息不可能完备,混沌必然产生,结果必然是灾难。基于类似的道理,没能和有信息-反馈能力的“自然人”的利益直接结合的资产,就会出现“所有者缺位”“谁来监管监管者”等等无法克服的问题。

 

因此,刘慈欣和三体粉丝关于“三体问题”的迷思,表面上是他们迷信中央计算的思路,试图以大量计算解决复杂问题,但其实是因为他们缺少对司空见惯的“自发秩序”的认识。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刘慈欣在《流浪地球》中认为面临巨大和长期的全球挑战时,金钱应该废除,经济由政府控制。其实,这样的后果只能是经济失败,因为失去人的自主性,经济体就会失去效率。

 

(关于经济学的知识,可以参阅本公号的其他文章)

 

(四)不是程心傻,而是三体粉丝傻

 

作为另一个著名的例子,小说创造了程心这样一个角色,承担地球人反制三体人的任务。小说认为只有近乎完美的中央权力才能处理这样巨大挑战。在小说中罗辑可以做到,而程心则因为不够坚强而失败。其实,理解了前述一二三部分,便能知道,《三体》的剧情,以及其粉丝,想将“信息-反馈”的过程确定化的程序,寄托于某个单一中央来处理,并祈求其决策永不犯错,是无知和幼稚。

 

简单对没读过《三体》的读者介绍,就是地球人必须完成一个任务,在三体人进攻地球的时候,开动开关,让对宇宙发报的各种装置开始工作,发送太阳系的位置所在。开动开关“会导致地球约百年后毁灭”(笔者在书评第二部分已经大大削弱了“必然会毁灭”的“理论依据”,在以后也会继续评点,但这里暂且放过),所以需要坚强的决心。

 

其实,完成这样的任务易如反掌。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样,每天早上无数的人出门,无须中央权力各个指挥,就能各自到达其目的地,实现大多数人正确地各就各位的事态。

 

有太多方案实现这种“开关”。既可以用各路大神绝不相信的“民主”,也可以用一大堆,几百一千个素质参差不齐的“大陪审团”,其中每个人都可以按下开关。当三体人来进攻时,如果多数人都按了开关,则启动相关的程序。只要设定,每个正确按动开关的人可以拿到大笔报酬,而在错误时机按动开关,或者在正确时机没有按动开关,就要受惩罚(比如罚钱),便可以了。所谓“正确”与否也无须专人判断,简单数票数就可以了。

 

这是因为人们会预测其他人的行为,让自己的行动对自己有利。多数人能够早上按时上班上学。多数人不会在凌晨两点出门、一起堵在路上互相争吵。多数人也可以正确地预测这些事。

 

按动“外星人进攻了,紧急发送信息”的开关,在利益驱动下可以用“自发秩序”解决,答案就是这么简单而“神奇”。实际上,美苏等国的隐蔽核反击力量,在国家受到核攻击的情况下,就可以按照程序各自独立反击。仅仅一艘潜艇错误地单独发射导弹,难以触发全面战争,只会使当事人受到惩罚。而紧急情况下,敌对各方也可以预期,对方的各个隐藏单位将会自主开始核反击。这就是冷战中“核毁灭威慑”的平衡。

 

更值得一提的例子,是对国家力量的限制和控制。怎样让垄断了暴力的国家机器不成为本国国民的敌人呢?现实中,开化国家的做法是分散权力,不仅仅是分为立法、司法、行政机关等等,军队、警.察,地方政.府等也有分立的处置能力。纸面上合乎一切规定,走完一切程序的“处死70岁以上无用之人”的命令,连带发布和承认命令的总统、国会、最高法.院,未必会被军官们所认可。如前所述,“人”才是判断和处理能力的来源。此外,媒体的开放,教育的开明,与国家安全也有很大程度的关联。因为这关系到各人对其他人行为的预测,影响各人的利弊衡量。

 

总之,保护“国家不被少数人夺取”的事态,比因对外星人的威胁要常见得多。开化国家的成功做法是布置权力分立,个人自由的“分布式系统”,让自发秩序成为安全的柱石。

 

而将权力集中在个别人那里,不管是交个会犯错误的程心,还是交给没有必要单独承担“发布信号”任务的罗辑,其后果都是只能祈求单一的权力中心从来、永远不会犯错误。而这一点在数学概率上并不可相信。

 

本书评开头曾提出“不评价法西斯主义是否正确”,也“不评价三体所反映的思想是否是法西斯主义”,至此,部分读者应该可以有个初步判断了,将权力集中的法西斯主义是否有利?三体是否反映了迷信集权的思想,不了解个人分散的秩序力量?

 

后面的部分将继续揭开,所谓“猜疑链”等等想法,也是类似的自然和社会科学知识不足的产物。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社区》吗?喜欢www.santiw.com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