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社区 > >>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小说:三体社区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3-03 00:21
《三体》类型化女性形象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每一次读《三体》,都忍不住惊叹:大刘实在是太了不起了!他用自己的笔构建了一个完整的宇宙,这个宇宙如此宏大浩瀚,如史诗般恢宏大气。在这个宇宙里有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物,章北海、云天明、维德、大史、罗辑和其他几位面壁者……这些形象无一例外都被刻画得非常好,他们每一个都有史诗般宏伟壮阔的人生,他们在黑暗的宇宙大背景之下的挣扎与奋斗给我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但是,这些都是男性形象,与之相比,《三体》所塑造的女性都比较糟糕,真正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女性角色并不多,有印象的那些还都令我感到怪异。      人类文明的始祖级杀手:叶文洁 首先就是叶文洁,她一生坎坷,实实在在是一个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文革时期,她亲眼看着她的父亲被批斗虐打致死,而她的妈妈却站在了她爸爸的对立面,成为了指证她爸爸的那个人。从那一刻起,人类的恶在她那颗柔软的心灵上划下了巨大的创口,她开始对人这个群体感到惧怕与失望。随后她又被下放到大兴安岭建设兵团,在这里,她看到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疯狂地砍。与此同时,她认识了白沐霖,从而有机会阅读《春天的寂静》,开始理性地思考人类的恶;后又被胆怯的白沐霖陷害,在判决前夕被带进了红岸基地,有了将外星侵略者引入地球的机会。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三体》剧照(图片源于网络)纵观叶文洁的一生,极少有美好的记忆,她本该拥有灿烂辉煌的青春,却被文革毁掉了。她被陷害、被利用、被孤立……她那并不坚强的灵魂在人世被反复的踩踏搓磨,切身体会到了人的种种罪恶与疯狂。之后,又在书中读到了人类血腥的历史,这一切的一切令她陷入了巨大的精神危机。所以在接收到来自三体的和平主义者的回复和警号时,她清醒且理智地避开了基地的工作人员,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邀请三体来毁灭地球,毁灭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所有人。为此,她还设计把发现这个秘密的雷志成骗下了悬崖,然后割断绳索杀死了他,而那根绳索上面同样系着她的丈夫。几年后,文革结束,叶文洁返回母校,见到毫无悔改之意的母亲和那些红卫兵,便更加坚定不移地想要毁掉人类。将三体的事情透漏给同样绝望对人类文明感到绝望的伊文斯,三年后又受伊文斯的邀请成为地球三体组织的最高统帅与精神领袖,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三体》剧照(图片源于网络)

 

叶文洁是一个复仇者,她自认为那是为了清洗人类的罪恶、消灭人类的暴政而进行的复仇,看似大义凛然,其实万分狭隘,她只看到了人类的阴暗面,而没有意识到人类曾创造出的那么多辉煌灿烂的文学艺术、多么了不起的科技以及其他美好的东西,无数人为守护这些美好的东西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可她却从来不曾在意。而且她这种无差别地复仇与她所憎恨的恶本质上并无区别。正是她发出的邀请让三体锁定了太阳系,把地球推到了悬崖的边缘,她几乎就是人类文明的始祖级杀手。       普罗大众和他们的“圣母”程心从表面上来看程心扮演的是一个与叶文洁截然相反的救世者的角色,然而本质上与叶文洁并无太大的差别,因为她的行动所造成的后果与叶文洁的是一致的。这个人物和她所代表的普世价值观以及她身后反复无常、一厢情愿的普罗大众之间的关系其实值得深入探讨。她美好的目标和她的行动所造成的后果之间的矛盾也值得深入思考。这个漂亮又善良的姑娘,有极强的道德感和责任感,对全人类怀着母性般的爱,甚至愿意为此牺牲和奉献自己,因而被民众称为“美丽善良的圣母”。可是正是这样一个意欲守护和拯救全人类甚至是整个宇宙的人,几次断绝了人类生的希望,一次又一次把世界推向深渊。当她被确定为执剑人之后三体就蠢蠢欲动,而她从罗辑手中接过开关的那一刻,三体便向人类发动了攻击。后面她又令维德放弃研究光速飞船,耽误了几十年的时间,再次断绝了人类的希望。她自己也悲哀地认识到“她两次处于仅次于上帝的位置,却两次以爱的名义把世界推向深渊。”故事的最后,她又在小宇宙中留下了一个五公斤的生态球,增加了宇宙在膨胀中彻底死去的风险。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图片源于网络)这一点其实非常的有意思,加速人类世界毁灭的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魔头,而是一个不自量力承担了救世重担的普通姑娘。由此可见,重大的责任不是什么人都能担得起的,守护所爱与承担责任都需要人具有超凡的胆识和能力以及非凡的勇气和毅力,而程心并没有这些。不少人说程心其实也很聪明,不然何以被抽到PIA,何以提出阶梯计划,何以解读出云天明藏在童话里的关键信息。我们必须承认,程心并不是个愚笨的姑娘,但是聪明只是能力的一部分,想要当救世主,不聪明是万万不行的,但光靠聪明绝对是不够的。程心根本就无力承担救世的重任,她经受不起痛苦的选择。这与她是否聪明、是否有责任感、是否有爱心没有太大的关系。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图片源于网络)

 

当然,这并不全是程心的错。毕竟是人类把她推到了那个位置,一切都是人类自己的选择,在罗辑和程心之中,他们选择了程心。可是,在人类最为恐惧和迷茫的时候,是罗辑凭借自己非凡的智慧和毅力建立威慑拯救了他们,这种威慑整整持续了五十几年,这五十几年里,罗辑孤独地待在坟墓一般的控制中心,在沉默中坚守,他的手始终不曾离开过引力波广播的启动开关。威慑建立之初,世人都把他奉为救世主,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全然忘记了他的付出,他在人类眼中渐渐变成了一个独裁者和犯有毁灭世界罪的罪人。另一方面,威慑建立之后三体给地球的帮助让愚蠢的大众一厢情愿地认为三体和地球已经可以建立永久的和平。因而,他们越发反对罗辑继续手握关系到两个世界的生死存亡的开关,正是他们的天真和愚蠢替他们选择了程心这样一个空有善良与责任感的人。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动画《我的三体·罗辑传》剧照

 

在《三体》里面,缺乏理智和思想的庸众所做的这种蠢事比比皆是,他们的反复无常和忘恩负义、蒙昧和愚蠢、自私和贪婪、天真和轻信、冲动和健忘、以及他们的自以为是等等,都被大刘刻画得入木三分。可是他们偏偏是一个极其庞大且不容被忽视的群体,并且掌握着极大的力量。不仅如此,他们遇到问题时还喜欢诉诸暴力,用暴力手段来干涉他们无力解决的问题,逼迫当政者按他们的意愿行事。他们就好像奥尔特加·加塞特在《大众的反叛》一书里所说的那样:“没有治理的能力,却决意要统治这个社会。”不可否认,民主是社会的一大进步,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可是奥尔特加·加塞特早在《大众的反叛》一书里就准确预见了大众民主的弊端,而且民主政治发展至今天,那种几乎上升到民粹主义的民主所带来的种种弊端和祸患确实也已经暴露无遗,欧债危机、西方大选……处处都有民粹的影子。可是不如此,我们人类又当走向何方呢?在《三体》里面,总是非凡卓绝的个体在扮演着拯救人类的主要角色,但我们真的可以永远依靠人类社会的一个又一个优秀的个体来解决问题吗?毕竟再优秀的个体也有可能做出错误的决定,也确有被权力腐蚀的风险。如果说依靠现有的民主政体,似乎又靠不住。这正是摆在人类眼前的困局。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动画《我的三体·罗辑传》剧照

 

     男性欲望的载体:苍白虚弱的庄颜叶文洁和程心一个是人类文明的始祖级杀手,一个是数次断绝人类生存希望的不自量力的“圣母”,让两个女性来充当毁灭世界的角色虽然暴露了大刘对女性的偏见,但是叶文洁的行动起码还是符合人物发展逻辑的,程心这个人物身上也承载了作者的很多思考。然而庄颜这个人物却完完全全是作为一个男性欲望的符号而存在的,如同没有思想的提线木偶一样。她就是按照罗辑的梦中情人的样子找来的,弱小纤细、苍白、纯洁娇嫩、有一种病态的娇弱,她有知识但不过分聪明,她乖顺听话就像一个没有感情和自我的精致洋娃娃。一言以蔽之,这个人物似乎就是那种“处于一种永远也无法独立的脆弱状态”的人。在我看来,她单薄又无趣,只是男性欲望的一个载体,满足的是男性对女性的一种猥琐而卑微的意淫。透过她我们多多少少可以窥见刘慈欣眼中作为恋人的女性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首先她得温柔漂亮,不漂亮不温柔肯定不行;其次她得柔弱无依,可以唤起男人所谓的保护欲;除此以外,她还得受过一定的教育,但受教育水平又不能太高,我猜太高了可能会令虚弱的男性自卑。事实上,完全无法理解刘慈欣为什么要给罗辑安排这样一个情人,当罗辑用近乎崇拜的语调向大史描述这个纯洁无瑕的姑娘就跟个老变态似的。这除了向读者全方位的展示了作者对女性的认识有多么的刻板与庸俗之外,还有什么作用呢?即使大刘想要向我们展示罗辑这个人物的复杂性也完全可以通过其他的方式来啊!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动画《我的三体·罗辑传》剧照

 

总而言之,刘慈欣在《三体》中塑造的女性形象既不丰富也不多彩,可以简单粗暴地进行归类:一种是空洞苍白毫无生命力的姑娘,是不少男性幻想中的情人;另一种则是毁灭地球的元凶或不自觉的推手,或是试图做些什么但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人。当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漂亮,每一个都很漂亮,连智子化身的那个女杀手都是时而温柔时而冷酷的漂亮女性,也许在大刘的眼中,女人可以不够聪慧、不够勇敢但是不够漂亮是不行的,这就是一种性别歧视啊!你看,在他的笔下,力挽狂澜、救人类于危局总是男性,无论是章北海、维德这样不择手段的人,还是罗辑这样勇敢机智、忍辱负重的人,抑或是云天明这样善良敦厚但却敢于深入三体世界的人,都为了整个人类文明的存亡在不懈的奋斗,为此他们承担了太多的东西,而且常常凭一己之力,给整个人类搏得了一线生机。而女性却总在做与之相悖的事情,因为自己的仇恨引来外星文明入侵的叶文洁是女性;想要拯救地球但却一次又一次搞砸甚至最终还让整个宇宙都陷入坍塌的危机的程心是女性;就连三体侵略者派到地球的使者智子都是化身成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女性的样子。他创造了那么多优秀的男性形象,能与之抗衡的女性形象却一个也没有。由此可见,作者对女性的认识是多么的片面他的女性观是多么的狭隘,正是这种狭隘的女性观令他无法塑造出优秀的出彩的女性形象,在他的笔下,女性总是片面或极端的,要么特别柔弱、要么特别冷酷、要么特别爱心过剩……在他心里女性的美貌、智慧、勇气与爱心似乎是不可兼容的,女性就无法成为一个和男性一样兼具多种优秀品质的完整的人。对一个现代作家来说,这个缺陷太致命了,大大损害了其作品的文学性。《三体·黑暗森林》在美国出版时因为性别歧视的问题需要修改的地方多达一千多处就是最好的例证。值得庆幸的是,大刘的优点也很突出,雄奇瑰丽的想象、史诗般的太空战争场面、对多维空间和宇宙坍缩的细致描绘、对歌者文明那种冷酷而诗意地描写、对幽微复杂的人性的深刻洞察、对人的处境和矛盾的深刻思考这一切的一切都令我十分着迷。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社区》吗?喜欢www.santiw.com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三体》:类型化的女性形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