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社区 > >> 《三体》摘抄--属于科幻的极致浪漫

《三体》摘抄--属于科幻的极致浪漫

小说:三体社区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3-20 00:24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汪淼迷惑地看看周围明媚春光中的一切,“可战争在哪儿?现在全球一处热点都没有,应该是历史上最和平的年代了。”常伟思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你很快就会知道一切的,所有人都会知道。 汪教授,你的人生中有重大的变故吗?这变故突然完全改变了你的生活,对你来说,世界在一夜之间变得完全不同。”“没有。”“那你的生活是一种偶然,世界有这么多变幻莫测的因素,你的人生却没什么变故。”汪淼想了半天还是不明白。“大部分人都是这样嘛。”“那大部分人的人生都是偶然。“可……多少代人都是这么平淡地过来的。”“都是偶然。”汪淼摇头笑了起来,“得承认今天我的理解力太差了,您这岂不是说……”“是的,整个人类历史也是偶然,从石器时代到今天,都没什么重大变故,真幸运。但既然是幸运,总有结束的一天;现在我告诉你,结束了,做好思想准备吧。”(当发现自己平时认为的一切有规律的事情都是偶然的无限放大,随时都可以坍塌之后,自己就跟农场主里的火鸡一样,傻呵呵的迎接待宰的命运)
 
有时下夜班,仰望夜空,觉得群星就像发光的沙漠,我自己就是一个被丢弃在沙漠上的可怜孩子……我有那种感觉:地球生命真的是宇宙中偶然里的偶然,宇宙是个空荡荡的大宫殿,人类是这宫殿中唯一的一只小蚂蚁。这想法让我的后半辈子有一种很矛盾的心态:有时觉得生命真珍贵,一切都重如泰山;有时又觉得人是那么渺小,什么都不值一提。(在宇宙这个维度面前,我们认为的惊天动地不过也是轻若鸿毛)
 
空不是无,空是一种存在。
 
叶文洁不知道,就在这时,地球文明向太空发出的第一声能够被听到的啼鸣,已经以太阳为中心,以光速飞向整个宇宙。恒星级功率的强劲电波,如磅礴的海潮,此时已越过了木星轨道。这时,在12000兆赫波段上.太阻是银河系中最亮的一颗星。(能不亮吗,恨不得把自己的坐标做成旗子插在宇宙最明亮的地方)
 
在更远的外部世界.人类的疯狂已达到了文明史上的顶峰。那段时间.正是美苏争霸最激烈的时期,在那分都在两个大陆上散不清的发射井中.在幽灵般潜行在深海下的战略核潜艇上。能将地球毁灭几十次的核武器一触即发。仅一艘  “北极星”或“台风”级潜艇上的分导核弹头.就足以摧毁上百座城市,杀死几亿人。但普通人对此仍然一笑置之.似乎与己无关。(哪都有这些人,呼救的是他们,被救的是他们,指责别人的是他们,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也是他们,就是不干实事儿。)
 
在疯狂面前,理智是软弱无力的。(人类疯狂起来,什么事儿都能做的出来。)
 
虫子从来就没有被真正战胜过。(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活着本身就很妙,如果连这道理都不懂,怎么去探索更深的东西呢?
 
“像死去的太阳。”罗辑说。“不要这样想啊,”她又露出那种让罗辑心动的真挚,“我觉得它像...晚霞的眼睛。”“你怎么不说是朝霞的眼睛?”“我更喜欢晚霞。”“为什么?”“晚霞消失后可以看星星,朝霞消失后,就只剩下...”“只剩下光天化日下的现实了。”
 
别说在哪儿!一知道在哪儿,世界就变得像一张地图那么小了;不知道在哪儿,感觉世界才广阔呢。(罗辑和他媳妇儿在世外桃源的那段时光,是罗辑一生当中最美好的时光。真沧海一粟。)
 
作为政治家的泰勒,一眼就看出这人属于社会上最可怜的那类人,他们的可怜之处不仅仅在于物质上,更多是精神上的卑微,就像果戈理笔下的那些小职员。虽然社会地位已经很低下,却仍然为保住这种地位而忧心忡忡,一辈子在毫无创造性的繁杂琐事中心力交瘁,成天小心谨慎,做每件事都怕出错,对每个人都怕惹得不高兴,更是不敢透过玻璃天花板向更高的社会阶层望上一眼。这是泰勒最看不起的一类小人物,他们是真正的可有可无之人,想想自己要拯救的世界中大部分都是这类人,他总是感到兴味索然。(感觉自己就是这种可有可无之人,唉......)
 
光的传播沿时间轴呈锥状,物理学家们称为光锥,光锥之外的人不可能了解光锥内部发生的事件。想想现在,谁知道宇宙中有多少重大事件的信息正在以光速向我们飞来,有些可能已经飞了上亿年,但我们仍在这些事件的光锥之外。”“光锥之内就是命运。”(光锥之内就是命运,说的真好!)
 
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第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猜疑链和技术爆炸,让我体验了冷漠的极致,我消灭你,跟你没关系。)
 
不要轻视简单,简单意味着坚固,整个数学大厦,都是建立在这种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但在逻辑上坚如磐石的公理的基础上。
 
把你们疲惫的人,你们贫穷的人,你们渴望呼吸自由空气的挤在一堆的人都给我/把那些无家可归、饱经风浪的人都送来/在这金色的大门旁,我要为他们把灯举起。
 
唯一不可阻挡的是时间,它像一把利刃,无声地切开了坚硬和柔软的一切,恒定地向前推进着,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使它的行进产生丝毫颠簸,它却改变着一切。(就像冷漠的水滴,第一次看不寒而栗)
 
我只是想和您讨论一种可能:也许爱的萌芽在宇宙的其他地方也存在,我们应该到处鼓励她的萌发和成长。“为此我们可以冒险。”对,可以冒险。“我有一个梦,也许有一天,灿烂的阳光能照进黑暗森林。”这时,这里的太阳却在落下去,现在只在远山上露出顶端的一点,像山顶上镶嵌着的一块光灿灿的宝石。孩子已经跑远,同草地一起沐浴在金色的晚霞之中。太阳快落下去了,你们的孩子居然不害怕?“当然不害怕,她知道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的。”(威慑纪元的到来,这是最美好的一幕了)
 
所有抵抗运动的成员都知道他们在进行的是一场毫无希望的战斗,将来三体舰队到达地球之日,也就是他们全军覆灭之时。这些在深山和城市的下水道中衣衫槛褛饥肠辘辘的战士,是在为人类最后的尊严而战,他们的存在,是人类这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中唯一的亮色。(呜呜呜呜 读到这时眼含热泪,哭的稀里哗啦,为这一群热血战士!和他们与夕阳组成的悲凉......)
 
你们所知道的荣耀是从历史记载中看到的,我们的创伤是父辈和祖辈的鲜血凝成的,比起你们,我们更知道战争是怎么回事。”
 
宇宙也曾经光明过,创世大爆炸后不久,一切物质都以光的形式存在,后来宇宙变成了燃烧后的灰烬,才在黑暗中沉淀出重元素并形成了行星和生命。所以,黑暗是生命和文明之母。
 
过去就像攥在手中的一把干沙,自以为攥得很紧,其实早就从指缝中流光了。记忆是一条早已干涸的河流,只在毫无生气的河床中剩下零落的砾石。他的人生就像狗熊掰玉米,得到的同时也在丢弃,最后没剩下多少。
 
罗辑离开墓碑,站到他为自己挖掘的墓穴旁,将手枪顶到自己的心脏位置,说:“现在,我将让自己的心脏停止跳动,与此同时我也将成为两个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罪犯。对于所犯下的罪行,我对两个文明表示深深的歉意,但不会忏悔,因为这是唯一的选择。我知道智子就在身边,但你们对人类的呼唤从不理睬,无言是最大的轻蔑,我们忍受这种轻蔑已经两个世纪了,现在,如果你们愿意,可以继续保持沉默,我只给你们三十秒钟时间。”(啊啊啊啊啊为罗辑打call,燃,我的心脏就要跳出来啦)
 
通过忠实地映射宇宙来隐藏自我,是融入永恒的唯一途径。(隐藏,永恒的隐藏)
 
由世界民意形成的政治压力促成了当时联合国和舰队国际的最后决定,人们激烈地争论着该由谁负责,但几乎没有人提出这是所有人的群体意志导致的结果。(人吃饱了撑时,就会翻出一些陈年旧事加以批判,剔着牙根,仿佛这些事都跟自己没关系一样。)
 
两个世纪以来,人们的潜意识中形成这样一个共识:不管情况糟到何等地步,总会有人来照管他们的。
 
即使拯救真的出现还有意义吗?人类的尊严已丧失殆尽。(当人们朝拜在智子脚下时,内心已经毫无希望。)
 
我看到了我的爱恋\我飞到她的身边\我捧出给她的礼物\那是一小块凝固的时间\时间上有美丽的条纹\摸起来像浅海的泥一样柔软\她把时间涂满全身\然后拉起我飞向存在的边缘\这是灵态的飞行\我们眼中的星星像幽灵\星星眼中的我们也像幽灵
 
生存本来就是一种幸运,过去的地球上是如此,现在这个冷酷的宇宙中也到处如此。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类有了一种幻觉,认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这就是你们失败的根本原因。(偶然被误认为必然,就会变成唾手可得,就会理所应当。)
 
太空的基色是肃杀的黑色和银色,分别来自空间的深渊和冰冷的星光;而程心真的像一个美丽的东方圣母,她与怀中的婴儿沐浴在柔和的金色阳光中,让人们又找回已久违半个世纪的离太阳很近时的感觉。
 
威慑是个舒服的摇篮.人类躺在里面,由大人变成了孩子。
 
一时间,两艘飞船和抵抗战士成为人类伟大精神的象征,而无数的祟拜者在不知不觉之间感觉自己也一直拥有这种精神。
 
五年中,不断有大批的前治安军成员被处决,而对此欢呼雀跃的人群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当初在治安军报名中的落选者。(感触同上,人性的本质是什么?)
 
历史上,三体文明在人类眼中的形象一直不断变化。危机纪元之初。他们是强大而邪恶的外星入侵者,同时也在地球三体运动中被ETO神化;之后,三体世界的形象渐渐由魔鬼和神降为人,黑暗森林威摄建立以后。三休世界在人类眼中的地位降到最低他们成了一群文化低劣、仰人类鼻息的野蛮人;威慑中止后,三体人又露出了入侵者和人类灭绝者的真面目;但很快,宇宙广播启动后,特别是在三体星系毁灭后.他们又成了与人类同病相怜的受害者。在得知安全声明这回事后,人类社会最初的反应是一致的,强烈要求智子公布发布声明的方法,警告她不要为此犯下世界毁灭罪行。但很快人们意识到,对于一个正在星际中远去、同时仍然掌握着人类无法企及的高技术的世界,任何狂怒和谴责都是无济于事的,最好的办法还是请求。请求后来变成乞求,渐渐地.在苦苦的乞求中.也在日益浓厚的宗教氛围中.三体世界的形象再次发生了变化。既然他们掌握着发布安全声明的方法.那他们就是上帝派来的拯教天使了,人类之所以还没得到他们的救赎,是因为还没有充分表现出自己的虔诚。于是对智子的乞求又变成祈祷,三体人再一次变成了神。智子的居住地成了圣地.每天都有大批的人聚集在那颗巨树建筑下,人数最多的时候是往年麦加朝圣人数的数倍,形成一片一望无际的人海。那幢空中别墅在四百多米高处,从地面看上去很小,在它自身产生的云雾中时隐时现。有时智子的身影会在别墅前出现看不清细节,只有她的和服像一朵云中的小花。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因而而也很神圣,人海中信仰各种宗救的人都以自已的方式表达虔诚。有的加紧析祷,有的欢呼呼,有的声泪俱下地倾诉,有的跪拜,有的五体投地。每到这时.智子只是向下面的人海徽徽鞠躬,然后悄然退去。
 
公众对程心的这种感情其实是对她潜意识中的母爱的回应。在这个家庭已经消失的时代,母爱也变得稀薄,天堂般的高福利社会抑制了孩子们对母爱的需求。但现在,人类世界暴露在冷酷的宇宙中.死神的镰刀随时都会落下,人类这个文明的婴儿被丢弃在阴森恐怖的黑暗森林中,他大哭起来,只想抓住妈妈的手。而程心这时正好成了寄托母爱的对象,这个来自公元世纪的年轻美丽的女性是先祖派来的爱的使者,是母爱的化身。当公众对程心的感情纳人了日益浓厚的宗教氛围中时.一个新纪元圣母的形象再次被逐渐建立起来。对程心来说,这断绝了她活下去的最后希望。(感触同上,人性的本质是什么?趋利避害?忘恩负义?咎由自取?互相残杀?都是为了生存......)
 
“从星环城事件到水星基地建立完成,这中间有三十五年,宝贵的三十五年耽误了。”程心替他把话说了出来。罗辑默默地点点头,他看程心的目光已经没有了慈爱,像最后审判日的火炬,至少在她看来是这样,那目光分明在说:孩子,看看你干了什么?现在程心知道,地球文明的三条生存之路:掩体、黑域和光速飞船,其中只有光速飞船是真正的活路。
 
云天明指出了这条活路,但她把这条路堵死了。
 
如果她没有制止维德,星环城有可能获得独立,即使是暂时的、有限的独立,也有可能促使他们发现曲率驱动的尾迹效应,这将使联邦政府改变对光速飞船的态度,进而使人类有足够的时间建造那一千多艘光速飞船,进而有可能建造黑域,避免这次维度打击那时,人类会分成两部分,想飞向星空的和想在黑域中过安乐生活的,前者乘光速飞船离去,为后者留下黑域,各得其所。
 
她终于还是犯了第二次错误。
 
她两次处于仅次于上帝的位置上,却两次以爱的名义把世界推向深渊,而这一次已没人能为她挽回。
 
在银河系猎户旋臂的漫漫长夜中,有两颗文明的流星划过,宇宙记住了它们的光芒。(换句话说,爱过。轰轰烈烈。)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社区》吗?喜欢www.santiw.com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