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社区 > >> 从《三体》到《流浪地球》,科幻与现实的鸿沟有多深?

从《三体》到《流浪地球》,科幻与现实的鸿沟有多深?

小说:三体社区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3-28 00:19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这是关于科幻与现实的鸿沟是否可以跨越的圆桌论坛@一刻talks。郝景芳认为,近一二十年,科技进步的速度远慢于她曾经的预期,量子方面有一点实验性的突破,但是离真正大规模引起社会变化还很远。姬少亭则认为,人类社会发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进程,不太有可能给出预言,但可以给出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这是科幻比较重要的一种功能。

从《三体》到《流浪地球》,科幻与现实的鸿沟有多深?

文章共2605字,阅读需要9分钟

过去因为都是大量的科幻人群在一起搞创作,一步步观察,过去十年十五年,在你们眼中,自己构想的科幻的进程,通过作品来看,是经过了你们是觉得跟你自己对应你作品的描述,你觉得现在真实的生活发展的速度跟你想想这个过程有没有一个反差。

郝景芳:其实从科技层面上说,说实话跟我就是原来上学的时候相比,这差距还比较大。就是这十年、二十年,其实说实话,科技进步的速度要远慢于我原来的预期。

我原来上学的时候,其实我刚好是原来上中学的时候也是读科幻世界,而且我是99年上高一,那年刚高考完,既可以移植,然后我们就高中。高中生里面看《科幻世界》就特别风靡,老师觉得这是为高考做准备。而且正好那几年大刘创作那几年,大刘小说作品,我都是从他从科幻世界上第一次发表,我是第一批读者。

所以其实我自己觉得现在这个群众基础我们这个科幻分突然冒出来很多,其实很多都是80后在上中学,那个时候真的很多人看。上了大学慢慢放下了,现在一说起来还是有很多人就是从那个年代就看起来了,我自己觉得这个群众基础其实还是挺有的。

社会发展变化也挺快的,尤其是从大学扩招这件事情,虽然从吐槽中国大学扩招质量很差,但是毕竟我们整个社会从一个全社会没几个大学生,突然就变到全社会那么多大学生,可能现在年轻人一大半都是大学生这样一个社会变化就是你哪怕这个大学教学质量再差,我整个这个社会变成了这么多人都是高级教育。

这是一个很大的社会变化。

然后这个社会变化还是会给整个社会结构给我们未来这个社会对于所有文化产品的接受其实它都是不一样的。它一个社会在绝大部分人没有接受高等教育和一个社会可能一半多的人都接受过高等教育,这两个社会对于文化产品的需求,真的就是完全不一样的截然相反的。

所以,我自己觉得在未来我们有整个广大的一个接受良好高等教育这样一个人群,他们不断的成熟长大,就是我们上学时候看过科幻的人长大了,我们现在在工作领域成了社会主要部分工作群体,这整个就会对于社会有非常大的推动和变化。但是,其实从科技角度,真的还挺弱的。

科技的变化是全世界范围的,我们当年学物理上本科的时候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什么大的突破性的进展。

咱们国家是属于追前沿没多大突破,其他的一些像化学材料等等突破都不大,量子方面的有一点实验性的突破,但是离真正大规模引起社会变化还很远。然后唯一一点突破变化其实可能就是人工智能阿尔法狗,但是阿尔法狗深度学习这个事在人工智能可能慢慢发展道路上它是现在突然上了一个台阶,然后上完台阶以后按照以往我们看的规律可能就在这个台阶上平着走好多年。

总的来讲,并不是说社会各个领域的科技全都出现了极大的变化,就像我们原来想的等我们长大了,这个时代就很不一样了。所以其实是一个中国本身自身的发展变化速度还挺快的,但是这个主要是我们的社会发展速度变化快。

其实这两年在欧洲美国看整个社会发展非常安静,就是这么一个发展变化。咱们很可能过二十年,咱们社会不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姬少亭:在科幻当中提到一个概念就是科技树这件事情,不同的分支,发展速度差异会比较大。

在几十年前黄金年代科幻对今天想象来说,最多的想象其实是航天的发展,在那个时候大家随便想动不动就出了太阳系了,还能去特别远的地方。但是今天还是觉得特别的困难,去趟火星,不止是贵,在技术上也比较难做到。

比如在过去我们想象说这种小的生态圈,包括人体冷冻好像很容易实现的样子,但实际上这都没有实现,这都意味着长途的星际旅行很难做到,所以我们都还没有去,还有推进技术也没有什么巨大的变化。

但是我觉得你去看互联网AI这个方向,大家还是把钱花在这个方向上比较多。就像大刘说的没有去星辰大海,得到的是脸书,这些年主要想象用在这些方面。但是我觉得景芳说这个社会的变化是感觉到极其剧烈一个变化。

然后在这个基础之上,我又感觉到其实有一些小的事情发生,细分领域的发生会让你觉得特别刺激,比如转基因人类这种事情。

在几十年前,甚至十年前在小说中会写,那个时候人随便一下基因变异,就变成Xman那种情况。但其实也没有,只是随着伦理的发展,大家就觉得这个事情不太会发生,但是它就是发生了。科幻小说特别爱写疯狂科学家就真有这么些人这么去干,就去找绝望的父母去干这种事情,真有人干这种事。

其实在一些很小的事件上来说,你能看到科技对社会的影响,这件事情就是科幻的一个责任,他去想象说未来不同的可能性,有可能发生很糟糕的未来,有可能发生很好的未来,就是一场思想实验,就是如果发生这么一个事,整个社会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变化,那段时间我们很关注基因编辑那件事情,就感觉在看一个科幻大片,所有人反馈,不断的跟进,然后社会上可能会产生一些刺激的变化,就跟科幻当中描述的场景是非常接近的。这个就是能够感觉到科幻这种想象未来这种责任仍然是可以承担的。但科幻其实并不承担预言未来的责任,科幻是没有办法真正预言未来得。

我记得有个说法,科幻其实主要用来一个功能是预防我们人类去进入一个糟糕的未来。

姬少亭:选对于思考未来这件事情,科幻很难预言未来。因为人类社会发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进程,不太有可能给出预言,但是一定能给出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我们去选择什么样的未来呢,如果把坏的未来已经写在这里,就是提出了一个预警,这种情况下我们就知道说这样一个未来发生的时候我们可能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这就是科幻比较重要的这样一种功能。

我之前也在几个场合讨论这件事情,包括跟作者,今天科幻应该写什么,才是我现在特别大的一个焦虑和问题。在过去几十年当中,科幻发展其实全球发展并不是特别糟糕,也写的很多早作品。今天这个时代如果要创造新的作品应该关注什么样的事情,今天的科幻应该为未来思考什么样的问题,应该为未来作出什么样的可能性,这是现在最大一个议题。

我觉得比较有趣的一点就是在过去我觉得我很难为很多的作家获取各种各样科技发展的资源,但是后来这些资源来找我们,他们希望被写进科幻,非常希望跟科幻作家有深度的交流。

比如前段时间国资委找我们说,他们想让国家级的企业向科幻作家开放,你们走进来写写小说,写什么都行,当时大家乱讲异形在航天,他说都可以啊,写什么都可以,就是航天、核反应堆、中铁都希望跟科幻作家有交流。

所以在这个时代如果在这个时代,如果这一批科幻作家年轻人真正发展起来的话,他所关注的东西就是当下中国最真实的情况,那么在未来几年这些作品诞生了之后,他就会对更遥远的一些未来产生特别不可估量的一些影响。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社区》吗?喜欢www.santiw.com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