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社区 > >> 《三体》:为什么罗辑战胜了三体人,却被人类抛弃了?

《三体》:为什么罗辑战胜了三体人,却被人类抛弃了?

小说:三体社区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5-07 03:18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三体》:为什么罗辑战胜了三体人,却被人类抛弃了?

地球文明与三体文明之间绝对的科技差距,以及三体人用“智子”锁死地球以理论物理为代表的科学发展,构成《三体II:黑暗森林》(以下简称《黑暗森林》)第二部的第一个初始设定。作为敌人的三体文明已经确定,人类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战胜敌人。相比三体人的“思考=言词”的“透明”思维模式,人类文明的最大优势是悠久的谋略历史和文化。黑暗森林的法则从更广阔的“宇宙社会学”领域构成第二部最为关键的设定:人类战胜三体的关键在于用自己的智慧和谋略破解连三体人也无法摆脱的“黑暗森林”之谜。

地球文明与三体文明之间绝对的科技差距,以及三体人用“智子”锁死地球以理论物理为代表的科学发展,构成《三体II:黑暗森林》(以下简称《黑暗森林》)第二部的第一个初始设定。作为敌人的三体文明已经确定,人类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才能战胜敌人。相比三体人的“思考=言词”的“透明”思维模式,人类文明的最大优势是悠久的谋略历史和文化。黑暗森林的法则从更广阔的“宇宙社会学”领域构成第二部最为关键的设定:人类战胜三体的关键在于用自己的智慧和谋略破解连三体人也无法摆脱的“黑暗森林”之谜。

在叙述方式上,《黑暗森林》一改《三体I》的主视角统摄其他视角的顺叙方式,变为多线平行交叉的叙述方式。第一部中承担观察和叙述者角色的汪淼,在第二部几乎完全消失了。只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作者通过大史之口让细心的读者了解到汪淼平安生活快一百岁。[1]此外,“太空天梯”等技术发展也说明汪淼的纳米研究为地球发展科技、对抗三体做出了一个优秀的应用科学家的应有贡献。

在叙述方式上,《黑暗森林》一改《三体I》的主视角统摄其他视角的顺叙方式,变为多线平行交叉的叙述方式。第一部中承担观察和叙述者角色的汪淼,在第二部几乎完全消失了。只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作者通过大史之口让细心的读者了解到汪淼平安生活快一百岁。[1]此外,“太空天梯”等技术发展也说明汪淼的纳米研究为地球发展科技、对抗三体做出了一个优秀的应用科学家的应有贡献。

如何理解汪淼视角在《黑暗森林》的终结和消失?从初始设定出发,可以有内容和形式的两个角度的回答。从内容看,《黑暗森林》的矛盾冲突主线是通过破解“黑暗森林”法则,“弱势”人类成功反抗“强势”三体的文明冲突过程。[2]汪淼为代表的科学家尽管在《三体I》中与本文明的人民大众和文化传统达成合解,然而在智子封锁地球基础科学的前提下,他的科学能力极限依然是纳米材料“飞刃”。尽管在第一部中地球三体叛军与人类政府的对决中大放异彩,然而“飞刃”为代表的科技水平显然完全无法正真正对抗三体文明。因此,全面对抗三体的时代需要和呼唤有能力遏制三体科技能力的真正的“精英”。从形式上看,正是因为文明冲突已经发展到全面对抗的程度,多线视角有助于反映从普通民众到不同立场和能力的人类精英的种种努力,以及在文明的生存危机的“虚拟历史”的视角下通过推理不同人群和个体的思想和行动。

如何理解汪淼视角在《黑暗森林》的终结和消失?从初始设定出发,可以有内容和形式的两个角度的回答。从内容看,《黑暗森林》的矛盾冲突主线是通过破解“黑暗森林”法则,“弱势”人类成功反抗“强势”三体的文明冲突过程。[2]汪淼为代表的科学家尽管在《三体I》中与本文明的人民大众和文化传统达成合解,然而在智子封锁地球基础科学的前提下,他的科学能力极限依然是纳米材料“飞刃”。尽管在第一部中地球三体叛军与人类政府的对决中大放异彩,然而“飞刃”为代表的科技水平显然完全无法正真正对抗三体文明。因此,全面对抗三体的时代需要和呼唤有能力遏制三体科技能力的真正的“精英”。从形式上看,正是因为文明冲突已经发展到全面对抗的程度,多线视角有助于反映从普通民众到不同立场和能力的人类精英的种种努力,以及在文明的生存危机的“虚拟历史”的视角下通过推理不同人群和个体的思想和行动。

从内容和形式出发,《黑暗森林》的多线平行交叉的叙述模式存在着不同视角的主次之分和视角转换。首先,《黑暗森林》的主人公和最重要的叙述者是破解“黑暗森林”之谜的罗辑。其次,《黑暗森林》的多线叙述可以分为“精英”与“大众”两个基本视角。第一主人公罗辑和第二主人公章北海等反抗者属于“精英”;张援朝和杨晋文等散布于全书的各种“小人物”则属于“大众”。大众与精英在生存危机和文明战争的过程中种种表现,汇合成为文明危机时代“从社会低层到金字塔顶端描绘一个世界的立体全景”。[3]最后,从时间线索出发,多线叙述可以罗辑冬眠的2015年分为冬眠前与200年会罗辑苏醒两个时间阶段。

从内容和形式出发,《黑暗森林》的多线平行交叉的叙述模式存在着不同视角的主次之分和视角转换。首先,《黑暗森林》的主人公和最重要的叙述者是破解“黑暗森林”之谜的罗辑。其次,《黑暗森林》的多线叙述可以分为“精英”与“大众”两个基本视角。第一主人公罗辑和第二主人公章北海等反抗者属于“精英”;张援朝和杨晋文等散布于全书的各种“小人物”则属于“大众”。大众与精英在生存危机和文明战争的过程中种种表现,汇合成为文明危机时代“从社会低层到金字塔顶端描绘一个世界的立体全景”。[3]最后,从时间线索出发,多线叙述可以罗辑冬眠的2015年分为冬眠前与200年会罗辑苏醒两个时间阶段。

如果说三体第一部的汪淼属于当今社会的“主流精英”,那么在文明生死存亡的关头,能够拯救人类的“精英”则是一群超越或者说“僭越”现有科技思维和道德准则的“英雄”。就此而言,《黑暗森林》叙述主线是“落后文明”的英雄如何引领本文明抵抗“先进文明”的入侵。这些英雄代表是“面壁人”中国学者罗辑和中国军人章北海。能够超越当下社会的科技思维和道德准则,罗辑和章北海都是同辈人中的异类。就如司马相如所言:“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之所异也。”[4]不过,在人与历史和英雄与命运的辩证法中,个人之于历史的作用总是充满争议和复杂性。英雄史观会说,英雄创造历史;人民史观则强调,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而英雄不过是历史合力的代言人。罗辑和章北海从小人物变成大英雄的成长经历,似乎介于两种史观之间。而且,罗辑为代表的人类英雄不仅不能向三体人暴露自己的战略构思,更有意思的是,一旦他们的计划被大众所知晓,就必然会遭遇失败——大众无法接受以人类牺牲或灭亡为可能代价换取的胜利。罗辑与他的同志们是在以自我保存为最高价值的人性观支配的现代社会开展他们的英雄事业。

如果说三体第一部的汪淼属于当今社会的“主流精英”,那么在文明生死存亡的关头,能够拯救人类的“精英”则是一群超越或者说“僭越”现有科技思维和道德准则的“英雄”。就此而言,《黑暗森林》叙述主线是“落后文明”的英雄如何引领本文明抵抗“先进文明”的入侵。这些英雄代表是“面壁人”中国学者罗辑和中国军人章北海。能够超越当下社会的科技思维和道德准则,罗辑和章北海都是同辈人中的异类。就如司马相如所言:“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之所异也。”[4]不过,在人与历史和英雄与命运的辩证法中,个人之于历史的作用总是充满争议和复杂性。英雄史观会说,英雄创造历史;人民史观则强调,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真正创造者,而英雄不过是历史合力的代言人。罗辑和章北海从小人物变成大英雄的成长经历,似乎介于两种史观之间。而且,罗辑为代表的人类英雄不仅不能向三体人暴露自己的战略构思,更有意思的是,一旦他们的计划被大众所知晓,就必然会遭遇失败——大众无法接受以人类牺牲或灭亡为可能代价换取的胜利。罗辑与他的同志们是在以自我保存为最高价值的人性观支配的现代社会开展他们的英雄事业。

《三体》:为什么罗辑战胜了三体人,却被人类抛弃了?

[点击查看图片]

[点击查看图片]

在《黑暗森林》的开篇,罗辑是一个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青年学者。他只活在当下,似乎没有过去,也不期待未来。除了已经去世的父母,他不曾关心和在乎这世上的其他人。他是杨冬的高中同学,有着连杨冬都称赞的聪明,却毫无事业心。他在大学先学天文学专业,后来嫌天文太“严谨”,于是转到更加“好混”的社会学,现在是一个得过且过、玩世不恭的大学教授。当被行星防御理事会(PDC)选为四位对抗三体人的“面壁者”之一时,罗辑与读者一起觉得不可思议和无法接受。然而“面壁计划”的关键是面壁者完全依靠自己的思维制定对抗三体的(秘密战略)计划,因此罗辑本人是否接受这个使命已经毫无意义——没人(地球人或三体人)知道面壁者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言(战略欺骗),也没人知道面壁人是不是已经在工作。果然,在“正式拒绝”面壁者使命后,罗辑仍然遭到地球三体组织的暗杀。

在《黑暗森林》的开篇,罗辑是一个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青年学者。他只活在当下,似乎没有过去,也不期待未来。除了已经去世的父母,他不曾关心和在乎这世上的其他人。他是杨冬的高中同学,有着连杨冬都称赞的聪明,却毫无事业心。他在大学先学天文学专业,后来嫌天文太“严谨”,于是转到更加“好混”的社会学,现在是一个得过且过、玩世不恭的大学教授。当被行星防御理事会(PDC)选为四位对抗三体人的“面壁者”之一时,罗辑与读者一起觉得不可思议和无法接受。然而“面壁计划”的关键是面壁者完全依靠自己的思维制定对抗三体的(秘密战略)计划,因此罗辑本人是否接受这个使命已经毫无意义——没人(地球人或三体人)知道面壁者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言(战略欺骗),也没人知道面壁人是不是已经在工作。果然,在“正式拒绝”面壁者使命后,罗辑仍然遭到地球三体组织的暗杀。

不想承担任何责任的人,却被选择成为承担拯救人类文明使命的英雄。既然无法拒绝这个不能抗拒的使命,罗辑就用一贯懒散和自我中心的态度逃避被强加的责任。利用面壁者的特权,罗辑让PDC找到了他梦想中的隐居之地。在雪山之下、森林和草原之中的湖滨庄园里,罗辑的梦想成真。然而即便是最美的风景,一个人隐居只会让罗辑更加孤独。他的下一步计划是拜托大史寻找在他在想象创造的完美恋人。大史真的找来了罗辑梦寐以求的那个心灵伴侣,一个美如画的姑娘——庄颜。五年过去,外面的世界风起云涌,其他的面壁者都在大张旗鼓筹划和推荐各自的战略,唯有罗辑待在自己的伊甸园里沉浸在与庄颜的“完美”爱情中,他们还有了爱情的结晶:一个女儿。

不想承担任何责任的人,却被选择成为承担拯救人类文明使命的英雄。既然无法拒绝这个不能抗拒的使命,罗辑就用一贯懒散和自我中心的态度逃避被强加的责任。利用面壁者的特权,罗辑让PDC找到了他梦想中的隐居之地。在雪山之下、森林和草原之中的湖滨庄园里,罗辑的梦想成真。然而即便是最美的风景,一个人隐居只会让罗辑更加孤独。他的下一步计划是拜托大史寻找在他在想象创造的完美恋人。大史真的找来了罗辑梦寐以求的那个心灵伴侣,一个美如画的姑娘——庄颜。五年过去,外面的世界风起云涌,其他的面壁者都在大张旗鼓筹划和推荐各自的战略,唯有罗辑待在自己的伊甸园里沉浸在与庄颜的“完美”爱情中,他们还有了爱情的结晶:一个女儿。

 

只愿在梦境中长醉不愿醒,可再美的梦境也有醒来的一刻。面壁人同僚泰勒的来访和自杀,让罗辑意识到,只有死亡或破壁才是面壁人的解脱,眼前的幸福生活不过是自我营造的幻境而已。自我麻痹和梦幻爱情并不可能让他摆脱孤独和颓废。尽管依旧是天真美丽的模样,妻子庄颜的发问让罗辑难以回答:如果全人类的都不幸福,我们能幸福吗?其实,庄颜并不仅仅如她展现那样的对自己的“任务”和罗辑的逃避毫无了解,“伪装欢颜”的名字意思就蕴含她的使命。在这个意义上,庄颜也是罗辑的破壁人,她和女儿的离去让罗辑再也无法沉浸在自我麻醉的梦境里。这一次,他必须自己做自己的破壁人,直面自己的责任,找出“在全人类中你是唯一一个三体文明要杀的人”原因。[5]

只愿在梦境中长醉不愿醒,可再美的梦境也有醒来的一刻。面壁人同僚泰勒的来访和自杀,让罗辑意识到,只有死亡或破壁才是面壁人的解脱,眼前的幸福生活不过是自我营造的幻境而已。自我麻痹和梦幻爱情并不可能让他摆脱孤独和颓废。尽管依旧是天真美丽的模样,妻子庄颜的发问让罗辑难以回答:如果全人类的都不幸福,我们能幸福吗?其实,庄颜并不仅仅如她展现那样的对自己的“任务”和罗辑的逃避毫无了解,“伪装欢颜”的名字意思就蕴含她的使命。在这个意义上,庄颜也是罗辑的破壁人,她和女儿的离去让罗辑再也无法沉浸在自我麻醉的梦境里。这一次,他必须自己做自己的破壁人,直面自己的责任,找出“在全人类中你是唯一一个三体文明要杀的人”原因。[5]

在孤独的伊甸园里,罗辑终于开始认真思考三体人“害怕”自己的原因——这一切都源于序章中九年前他与叶文洁在杨冬墓前的偶然会面。叶文洁建议罗辑从事“宇宙社会学”研究,并给出两个重要概念“猜疑链”和“技术爆炸”,以及两个基本公理:“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第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是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6]完成对人类的最后告知责任后不久,叶文洁就去世了。此时罗辑是最后的也是唯一一个有可能通过“宇宙社会学”研究找出威慑三体文明的宇宙法则的地球人。罗辑的思考从“费米悖论”开始:如果去掉星星内部的复杂和多元性,把星空看做宇宙空间中的点的集合,这个简洁的数学世界却有一个诡异的谜。为什么人类迄今为止尚未发现外星文明?从理论上说,外星人只要比人类早进化100万,现在就应该来到地球了。他夜复一夜地思考。终于,在一个失足坠入冰湖的黑夜瞬间,罗辑在死寂的黑冷中发现了宇宙的真相。从此,头顶上的灿烂星空不再是罗辑赞美和崇敬的对象,而是残酷的宇宙生存真相。罗辑终于意识到,生存才是宇宙文明的第一需要。在生存面前,人文和道德原则必须放在第二位。然而,如果人类文明的生存需要以死亡和丧失道德为代价,哪一个人类个体能够承担这个重若千钧的责任呢?为了验证自己对宇宙真相的猜测,罗辑通过太阳的增益反射效应,向宇宙发射带有50光年外某颗恒星坐标信号的“咒语”,并决定冬100年也就是等到观测到“咒语”发生作用的图像之后才苏醒。

在孤独的伊甸园里,罗辑终于开始认真思考三体人“害怕”自己的原因——这一切都源于序章中九年前他与叶文洁在杨冬墓前的偶然会面。叶文洁建议罗辑从事“宇宙社会学”研究,并给出两个重要概念“猜疑链”和“技术爆炸”,以及两个基本公理:“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第二,文明不断增长和扩张,但是宇宙中的物质总量保持不变。”[6]完成对人类的最后告知责任后不久,叶文洁就去世了。此时罗辑是最后的也是唯一一个有可能通过“宇宙社会学”研究找出威慑三体文明的宇宙法则的地球人。罗辑的思考从“费米悖论”开始:如果去掉星星内部的复杂和多元性,把星空看做宇宙空间中的点的集合,这个简洁的数学世界却有一个诡异的谜。为什么人类迄今为止尚未发现外星文明?从理论上说,外星人只要比人类早进化100万,现在就应该来到地球了。他夜复一夜地思考。终于,在一个失足坠入冰湖的黑夜瞬间,罗辑在死寂的黑冷中发现了宇宙的真相。从此,头顶上的灿烂星空不再是罗辑赞美和崇敬的对象,而是残酷的宇宙生存真相。罗辑终于意识到,生存才是宇宙文明的第一需要。在生存面前,人文和道德原则必须放在第二位。然而,如果人类文明的生存需要以死亡和丧失道德为代价,哪一个人类个体能够承担这个重若千钧的责任呢?为了验证自己对宇宙真相的猜测,罗辑通过太阳的增益反射效应,向宇宙发射带有50光年外某颗恒星坐标信号的“咒语”,并决定冬100年也就是等到观测到“咒语”发生作用的图像之后才苏醒。

罗辑在北欧的冰湖中如同陷入浴盆的阿基米德一般悟出宇宙真相时,在地球的另一边,他的祖国,前海军某舰队政委章北海也形成了自己的行动计划。[7]这个没有面壁者之名却以自己的方式实施着面壁计划的中国军人,在冷酷无情地谋杀主张工质推进飞船(化学火箭变种)的关键科学家以推动辐射驱动飞船的发展,完成了自己计划的第一步后,以增援太空军未来特遣队的名义与罗辑同时进入冬眠。他们的计划要在未来才能实施,他们的推论也只有在未来才能得到验证。

罗辑在北欧的冰湖中如同陷入浴盆的阿基米德一般悟出宇宙真相时,在地球的另一边,他的祖国,前海军某舰队政委章北海也形成了自己的行动计划。[7]这个没有面壁者之名却以自己的方式实施着面壁计划的中国军人,在冷酷无情地谋杀主张工质推进飞船(化学火箭变种)的关键科学家以推动辐射驱动飞船的发展,完成了自己计划的第一步后,以增援太空军未来特遣队的名义与罗辑同时进入冬眠。他们的计划要在未来才能实施,他们的推论也只有在未来才能得到验证。

罗辑和章北海的计划成败犹未可知,其他的面壁者遭遇了各自的悲壮失败。第一位失败的面壁者是前美国国防部长泰勒。他的计划是通过宏原子武器(球形闪电)攻击让地球太空军,让介乎于生死之间的太空军量子幽灵对在抗常规军事技术上似乎不可战胜的三体舰队。泰勒计划遭遇的第一个实践障碍是在和平年代找不到自愿献身的战士——即便是美国的头号敌人“基地”组织也因为三体入侵而消弭了仇恨与牺牲精神。其次,更为严重的问题在于涉嫌谋杀的道德—法律障碍。被“破壁人”识破战略后,泰勒无法解决这两个技术障碍,同时对人类本身缺乏同归于尽和献身精神感到绝望,于是选择了自杀。第二位失败者是前委内瑞拉总统雷迪亚兹。面壁者识破他极力推动水星的恒星型氢弹基地背后的战略意图:引爆水星从而引发太阳系各行星的连锁反应,用地球自毁的方式与三体文明同归于尽。雷迪亚兹最后死在祖国人民扔出的石头之下。第三位失败者是英国脑科学家、前欧盟主席希尔斯。他制造了一种叫做“思想钢印”机器,允许人们自愿为自己打下“战争必胜”的信念。然而他的破壁人也是他的妻子山杉惠子向人类揭发,希尔斯其实是个根深蒂固的失败主义者和逃亡主义者,因此思想钢印代表的信念其实是“战争必败”。尽管三位面壁者都失败了,但正如罗辑意识到的,他们都是伟大的战略家,因为他们看清楚了在四百年后末日之战中人类必然失败的事实。[8]因此,他们都试图采取技术和军事策略之外的“智谋”策略对抗三体入侵。不过,三体人并不在乎他们的谋略,因为它们既无法威胁到三体文明本身,更违背人类现存道德和法律标准,于是被人类社会本身阻止了。

罗辑和章北海的计划成败犹未可知,其他的面壁者遭遇了各自的悲壮失败。第一位失败的面壁者是前美国国防部长泰勒。他的计划是通过宏原子武器(球形闪电)攻击让地球太空军,让介乎于生死之间的太空军量子幽灵对在抗常规军事技术上似乎不可战胜的三体舰队。泰勒计划遭遇的第一个实践障碍是在和平年代找不到自愿献身的战士——即便是美国的头号敌人“基地”组织也因为三体入侵而消弭了仇恨与牺牲精神。其次,更为严重的问题在于涉嫌谋杀的道德—法律障碍。被“破壁人”识破战略后,泰勒无法解决这两个技术障碍,同时对人类本身缺乏同归于尽和献身精神感到绝望,于是选择了自杀。第二位失败者是前委内瑞拉总统雷迪亚兹。面壁者识破他极力推动水星的恒星型氢弹基地背后的战略意图:引爆水星从而引发太阳系各行星的连锁反应,用地球自毁的方式与三体文明同归于尽。雷迪亚兹最后死在祖国人民扔出的石头之下。第三位失败者是英国脑科学家、前欧盟主席希尔斯。他制造了一种叫做“思想钢印”机器,允许人们自愿为自己打下“战争必胜”的信念。然而他的破壁人也是他的妻子山杉惠子向人类揭发,希尔斯其实是个根深蒂固的失败主义者和逃亡主义者,因此思想钢印代表的信念其实是“战争必败”。尽管三位面壁者都失败了,但正如罗辑意识到的,他们都是伟大的战略家,因为他们看清楚了在四百年后末日之战中人类必然失败的事实。[8]因此,他们都试图采取技术和军事策略之外的“智谋”策略对抗三体入侵。不过,三体人并不在乎他们的谋略,因为它们既无法威胁到三体文明本身,更违背人类现存道德和法律标准,于是被人类社会本身阻止了。

人类文明的生存与道德之间的矛盾冲突不仅体现在正式的和非正式的面壁者们各种拯救人类的尝试和计划,也表现在普通人对三体入侵和面壁计划的态度中。三体危机之始,普通人的逃亡心态造成了全社会的恐慌,甚至三体人也一度担心人类逃亡。也有人,比如大史不争气的独子,利用危机趁火打劫,虚构“逃亡基金”诈骗老百姓。然而在一个平等自由的时代,人与人之间谁去谁留,涉及到人类的基本价值观问题。很快,联合国通过一项特别决议宣布逃亡主义非法。当面壁人计划公布的时候,大众对面壁人充满信心和期待。然而,当面壁人的计划需要人类献身或威胁到任何人生存本身时,无论是各国政府还是普通民众对待面壁者的态度立刻急转直下,雷迪亚兹之死就是一个明证。

人类文明的生存与道德之间的矛盾冲突不仅体现在正式的和非正式的面壁者们各种拯救人类的尝试和计划,也表现在普通人对三体入侵和面壁计划的态度中。三体危机之始,普通人的逃亡心态造成了全社会的恐慌,甚至三体人也一度担心人类逃亡。也有人,比如大史不争气的独子,利用危机趁火打劫,虚构“逃亡基金”诈骗老百姓。然而在一个平等自由的时代,人与人之间谁去谁留,涉及到人类的基本价值观问题。很快,联合国通过一项特别决议宣布逃亡主义非法。当面壁人计划公布的时候,大众对面壁人充满信心和期待。然而,当面壁人的计划需要人类献身或威胁到任何人生存本身时,无论是各国政府还是普通民众对待面壁者的态度立刻急转直下,雷迪亚兹之死就是一个明证。

罗辑冬眠的二百年,人类文明发生深刻的变化。罗辑苏醒之后,发现自己与新世界格格不入。罗辑与新时代隔膜不是因为不适应新科技和地下生存方式,尽管新时代的科技让罗辑不得不赞叹。最让罗辑惊奇的是新时代的人类的精神风貌和价值观念。经历三体危机初期地球人口灭绝2/3的“大低谷”后,世界各国停止发展太空战略,利用基因工程和核聚变解决了能源和粮食危机,把精力集中在民生发展上。这个时代的人们拥有美丽的外表,言行举止充满自信、真诚和爱意。在这个倡导人性解放的新时代,最流行的口号是“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9]简言之,新时代的基础理念是:人文原则第一,文明延续第二。在新时代,人类科技取得了大幅进步,以木星为基地,由两千艘战舰组成的庞大的太空舰队以最高速为15%光速的速度在太阳系驰骋纵横,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看上去都远远压倒区区四百艘战舰、最高速度仅为光速1/20的三体舰队。陶醉于新时代科技成就的人们“深刻”反省了二百年前“最幼稚、最愚蠢”的面壁计划。被免除了两百年的责任和枷锁,罗辑真诚接受面壁计划的解除结果,尽管他知道,新时代人类科技的上限仍然被智子牢牢地锁死了。

罗辑冬眠的二百年,人类文明发生深刻的变化。罗辑苏醒之后,发现自己与新世界格格不入。罗辑与新时代隔膜不是因为不适应新科技和地下生存方式,尽管新时代的科技让罗辑不得不赞叹。最让罗辑惊奇的是新时代的人类的精神风貌和价值观念。经历三体危机初期地球人口灭绝2/3的“大低谷”后,世界各国停止发展太空战略,利用基因工程和核聚变解决了能源和粮食危机,把精力集中在民生发展上。这个时代的人们拥有美丽的外表,言行举止充满自信、真诚和爱意。在这个倡导人性解放的新时代,最流行的口号是“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9]简言之,新时代的基础理念是:人文原则第一,文明延续第二。在新时代,人类科技取得了大幅进步,以木星为基地,由两千艘战舰组成的庞大的太空舰队以最高速为15%光速的速度在太阳系驰骋纵横,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看上去都远远压倒区区四百艘战舰、最高速度仅为光速1/20的三体舰队。陶醉于新时代科技成就的人们“深刻”反省了二百年前“最幼稚、最愚蠢”的面壁计划。被免除了两百年的责任和枷锁,罗辑真诚接受面壁计划的解除结果,尽管他知道,新时代人类科技的上限仍然被智子牢牢地锁死了。

《三体》:为什么罗辑战胜了三体人,却被人类抛弃了?

[点击查看图片]

[点击查看图片]

为了展示人类文明的强大和威仪,太空舰队决定出动所有战舰迎接三体舰队的探测器。沉浸在科技和文明发展的幻象中,人类普遍认为这颗孤零零的像水滴一样完美的镜面飞船代表了三体人的谈判愿望。就在出征的前一刻,苏醒后被任命为亚洲舰队“自然选择”号战舰执行舰长的章北海,坚定地喊出他准备两百年的岁月和一生之久的口令,正是这条口令,为人类在今后漫长的历史中最终保存了最后的尊严:“‘自然选择’,前进四!”[10]在人类必胜的情况下,最为坚定和胜利信念的政工干部章北海居然叛逃了。太空舰队司令官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既然胜利在望,司令部派遣追击舰队追捕“自然选择”号后便对章北海“末日之战人类必败”的警告置之不理。就在人类的最乐观时刻,末日战役在人类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开始,以人类毫无心理准备的战斗方式,带给了人类一场毫无心理准备的完败。[11]“水滴”仅仅凭借自身的运动质能就轻易击碎整个太空舰队。章北海的“逃亡”,为人类文明保存了幸存的种子,尽管这颗种子再也无法返回地球。在残酷的生存压力下,为了获取足够的补给,章北海所在“终极规律”号与其他四艘战舰成为自相残杀的“黑暗战役”的失败者。唯一的幸存者——“蓝色空间”号在获取充足补给后驶向十多光年外的NH558J2恒星,开始了人类第二个文明——被地球人类贬斥为“负文明”的星舰文明——的历史。

为了展示人类文明的强大和威仪,太空舰队决定出动所有战舰迎接三体舰队的探测器。沉浸在科技和文明发展的幻象中,人类普遍认为这颗孤零零的像水滴一样完美的镜面飞船代表了三体人的谈判愿望。就在出征的前一刻,苏醒后被任命为亚洲舰队“自然选择”号战舰执行舰长的章北海,坚定地喊出他准备两百年的岁月和一生之久的口令,正是这条口令,为人类在今后漫长的历史中最终保存了最后的尊严:“‘自然选择’,前进四!”[10]在人类必胜的情况下,最为坚定和胜利信念的政工干部章北海居然叛逃了。太空舰队司令官觉得不可思议,不过既然胜利在望,司令部派遣追击舰队追捕“自然选择”号后便对章北海“末日之战人类必败”的警告置之不理。就在人类的最乐观时刻,末日战役在人类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开始,以人类毫无心理准备的战斗方式,带给了人类一场毫无心理准备的完败。[11]“水滴”仅仅凭借自身的运动质能就轻易击碎整个太空舰队。章北海的“逃亡”,为人类文明保存了幸存的种子,尽管这颗种子再也无法返回地球。在残酷的生存压力下,为了获取足够的补给,章北海所在“终极规律”号与其他四艘战舰成为自相残杀的“黑暗战役”的失败者。唯一的幸存者——“蓝色空间”号在获取充足补给后驶向十多光年外的NH558J2恒星,开始了人类第二个文明——被地球人类贬斥为“负文明”的星舰文明——的历史。

末日战役的完败让新时代的人类彻底崩溃了。数十万人规模的超级性派对,似乎代表着刘慈欣对时代的诊断:所谓人性解放的新时代不过是虚无、颓废和堕落盛行的“末人(derletzteMensch,thelastman)时代”而已。[12]虚无主义导致的恶是悲观主义。末人们满足于新时代带来的轻松和安逸,丝毫没有考虑过苦难降临时的应对之策,更没有在孤独和绝望中提升自我的意志和行动,只能依靠现实之外的“救世主”。当绝望的人类偶然从历史档案发现罗辑的“咒语”,观测到50光年外的恒星居然被摧毁时,人们——从大众到执政者——都膜拜于罗辑的救世主光环之下。罗辑被重新任命为人类文明的面壁者。

末日战役的完败让新时代的人类彻底崩溃了。数十万人规模的超级性派对,似乎代表着刘慈欣对时代的诊断:所谓人性解放的新时代不过是虚无、颓废和堕落盛行的“末人(derletzteMensch,thelastman)时代”而已。[12]虚无主义导致的恶是悲观主义。末人们满足于新时代带来的轻松和安逸,丝毫没有考虑过苦难降临时的应对之策,更没有在孤独和绝望中提升自我的意志和行动,只能依靠现实之外的“救世主”。当绝望的人类偶然从历史档案发现罗辑的“咒语”,观测到50光年外的恒星居然被摧毁时,人们——从大众到执政者——都膜拜于罗辑的救世主光环之下。罗辑被重新任命为人类文明的面壁者。

以普通人之身被奉为末人时代的救世主,罗辑非常清楚人们对自己的神化崇拜来得快去得也快。由于末日战役的失败,水滴阻断人类通过太阳发射辐射信号的技术可能,罗辑失去了将理论转为武器的能力。他唯一能够有所贡献的似乎是作为精神领袖和技术顾问参与到预警三体舰队入侵的“雪地工程”建设中。在焦虑地等待之中,人民大众很快对罗辑失去了耐心和信心。仅仅一年半过后,罗辑就被所在的社区驱逐。因为可以接受罗辑不是救世主,但不能接受他给世界带来希望又亲手打碎了希望。

以普通人之身被奉为末人时代的救世主,罗辑非常清楚人们对自己的神化崇拜来得快去得也快。由于末日战役的失败,水滴阻断人类通过太阳发射辐射信号的技术可能,罗辑失去了将理论转为武器的能力。他唯一能够有所贡献的似乎是作为精神领袖和技术顾问参与到预警三体舰队入侵的“雪地工程”建设中。在焦虑地等待之中,人民大众很快对罗辑失去了耐心和信心。仅仅一年半过后,罗辑就被所在的社区驱逐。因为可以接受罗辑不是救世主,但不能接受他给世界带来希望又亲手打碎了希望。

经历两个世纪的磨难,罗辑凡人的身躯快被完全压垮了。罗辑明白,他不是救世主。如果人类把希望寄托自身之外的救世主身上,那么人类的结局一定是灭亡。然而他并没放弃对抗三体的希望——就算(其他)人类已无法拯救,他仍然要拯救庄颜和孩子——被他的想象带到现实中的两人。在叶文洁和杨冬的墓碑旁,罗辑用尽所有的体力为自己挖了一个浅浅的墓穴——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比起肉体的疲惫,罗辑的内心更为痛苦。就像章北海在“黑暗战役”面临过的生死抉择那样,罗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会让自己成为犹太还是耶稣。一旦他的行动失败,接下来的行动关系到两个世界的生死存亡,他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一定能赢得胜利。然而,他确定这不仅是人类最后的机会,更是拯救妻女——也就是拯救曾经逃避所有责任和不敢面对内心的自私和绝望的自己——的唯一机会。

经历两个世纪的磨难,罗辑凡人的身躯快被完全压垮了。罗辑明白,他不是救世主。如果人类把希望寄托自身之外的救世主身上,那么人类的结局一定是灭亡。然而他并没放弃对抗三体的希望——就算(其他)人类已无法拯救,他仍然要拯救庄颜和孩子——被他的想象带到现实中的两人。在叶文洁和杨冬的墓碑旁,罗辑用尽所有的体力为自己挖了一个浅浅的墓穴——他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比起肉体的疲惫,罗辑的内心更为痛苦。就像章北海在“黑暗战役”面临过的生死抉择那样,罗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会让自己成为犹太还是耶稣。一旦他的行动失败,接下来的行动关系到两个世界的生死存亡,他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一定能赢得胜利。然而,他确定这不仅是人类最后的机会,更是拯救妻女——也就是拯救曾经逃避所有责任和不敢面对内心的自私和绝望的自己——的唯一机会。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社区》吗?喜欢www.santiw.com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