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社区 > >> 《三体》引出的生存话题

《三体》引出的生存话题

小说:三体社区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5-19 03:13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三体》引出的生存话题

前几天有个朋友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关于《三体》的原创读后感。

在一个由我、他以及另一位老同学组成的三人小群里,他们两个都写过关于这部科幻神作的文章,于是也极力撺掇我写一篇。

说起来我是三个人里最早读过《三体》并且一读完之后就通过社交媒体大肆安利的人,却偏偏一直没有写过关于本书的读后感。我想可能是因为《三体》的世界太过宏大,给自己带来的震撼太过强烈,里面涉及到的重要元素太过密集,以至于不知从何下笔。

这次朋友们的邀请勾起了我写作的冲动——既然全盘不好把握,就从单点突破。朋友新作中提到书中的一个细节就很值得一写。

由于三体星球对地球第二任“执剑人”心态的准确把握,他们顺利摧毁了地球的引力波通信发射天线,导致地球失去了“黑暗森林”威慑。之后三体星球凭借碾压性的科技优势迅速控制了整个地球,他们强迫全世界数十亿地球人迁居澳大利亚。这一行动完全实施的后果就是只有三千万至五千万人能够生存下来。

面对地球人的愤怒和质问,三体星球的代表“智子”说出了以下这段话:

生存本来就是一种幸运,过去的地球上是如此,现在这个冷酷的宇宙中也是到处如此。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类有了一种幻觉,认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这就是你们失败的原因。

七年前第一次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怒火中烧的我和万千读者一样,在心里把“智子”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个遍。然而在经过了一辈子时间(七年)的认知升级之后,这次我在朋友的文章中重新读到这段话时,竟然发现这的确是无法反驳的事实。

先举个例子吧,假设有一个人花2块钱买张彩票居然中了500万大奖,人人都说他运气好,然而他却希望每天都能靠2块钱嬴500万,想必你会认为他贪心不足对不对?

如果把时间和空间的尺度放大,你就会发现,地球上能诞生生命进而演化出人类这个物种,其概率远比“花2块钱买彩票中了500万大奖”的概率要低出很多个数量级。

也就是说:

人类能生存在地球上,靠的是连中N个500万大奖的超级无敌好运气。

生命诞生是一个奇迹

这么说一般人可能觉得太过夸张,让我随便举几个例子吧。地球上诞生生命,必须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

首先根据霍金的理论,宇宙大爆炸时每产生10亿份反物质和10亿份正物质湮灭之后才能剩下1份正物质,而正是这些正物质组成了现有宇宙中所有的物质。也就是说,宇宙中每一个原子都是10亿分之一的幸运儿;

其次地球到太阳的距离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使地球上保持适当的温度;

然后地球自身的质量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这样才能具备适当的引力;

必须要有液态水,生命分子才能互动和演化;

必须要有大气层遮挡有害的辐射……

上面说的每一个条件,在宇宙的宏大尺度之下,随便变动一点都会产生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效果,要所有条件都配合得恰到好处,其概率之低,已经远超人类大脑的想象。

关于生命诞生的难度,有一个直接证据,那就是至今为止人类穷尽各种探测手段之后,在光年尺度上搜索地外生命的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

别说外星人驾着飞碟在地球上降落了,就是接收到外星文明的信息也仅仅存在于《三体》这样的科幻小说情节之中。

思考过这样的大背景之后,再回头想想地球居然具备了生命诞生的一切苛刻条件,这难道本身不就是一个奇迹吗?

奇迹中的奇迹

即便是在地球上诞生了生命之后,但要演化出人类并发展出文明仍然要经历很多不可思议的巧合:

如果没有6500万年前那颗撞上地球的小行星,哺乳动物至今要匍匐在恐龙的脚下苟延残喘;

如果不是因为气候变化导致食物短缺,非洲古猿的一支不会被迫从树上下来到草原上求生,而这些古猿就是我们人类共同的祖先;

如果不是因为基因突变让人类褪去毛发,我们的祖先无法成为所有动物中的长跑冠军,也就无法捕杀大型猎物,获得生存的优势;

如果不是因为基因突变让人类具有了语言的能力,人类就无法形成有效的协作,进而成为所有物种中最强大的群体;

如果不是恰好有一种叫小麦的杂草被人类驯化,人类就不会定居进而发展出真正的农业和文明……

这些条件如果缺失任何一环,人类都不可能有今天的文明成果。

《明朝那些事》中说明成祖朱棣在靖难之变的过程中有三次中五百万的好运气,而我们整个人类,就好比是一个连续中了无数次五百万大奖的幸运儿。

人类的演化和文明的发展,是奇迹中的奇迹。

生存是一种幸运

人类经济在工业革命之后突破了指数增长的临界点,尤其最近几十年经过信息革命之后更是获得了高速发展,这给很多人造成了一种“世界本该如此”的错觉。

但只要稍加回顾历史就应该知道,战争、饥荒和瘟疫这三大恶魔也仅仅是在近一百年才基本被人类降服。时至今日,它们仍然在这个行星的一些角落阴魂不散。

且不说经常上新闻头条的各种战争和恐怖袭击新闻,只讲一个让我很震撼的简单例子:在非洲一些缺水的地区,妇女和儿童每天光打水就要步行六个小时。

尽管我们日常所见大量因肥胖导致的各种健康问题,但仅仅在半个世纪之前中国还出现过大面积饿死人的惨剧。

回顾生命和人类文明走过的漫长历史,我对当今世界的很多现象会有不同的认识,也会对三体里“智子”的那句话有更多的认同:

生存,真的是一种幸运。

《独立宣言》里堂皇地宣布人类拥有的“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是“不可剥夺的”。但实际情况是这些权利中的任何一项都依赖于众多现实条件的保障,在这颗星球上有很多地方并不具备实现上述权利的基本条件,就像火星上并不具备诞生生命的基本条件一样。

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认识到的真实世界。

这个世界不欠你任何东西

看了真实世界的这一个侧面之后,会让我们对很多事物产生不同的看法。

比如你会懂得,生物演化的基础是“过度繁殖”,无论对于生物个体还是种群而言,生存所需的资源永远都是稀缺的,过度繁殖产生的个体必须竭尽所能争取资源才能活下来并繁衍后代,而它们中的大部分会在生存竞赛中被淘汰,只有少数的幸运儿才有机会存活并将自己的基因传到下一代。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当今文明程度已然很高的人类社会。优质资源永远都是稀缺的,不可能满足每一个人,在分配这些资源的过程中必然会有相应的筛选和淘汰机制。

前段时间有程序员发起反对996的呼吁,我认为这毫无意义。在当今这个充分有效的人力资源市场里,你每周996,说明凭借眼下的技能水平,你只有通过996才能获得当前的薪资回报。

在你所处的行业或者其他行业中,肯定有时间单价更高的工作,要想获得它,只有提升自己的技能水平或者新增技能项目,然后再祈求好运气而已。

人人都知道一线城市发展机会多,但现实情况是一线城市的各种配套设施无法容纳下每一个想在这里发展的人,于是只能通过高房价、拥堵、雾霾以及996的超高工作强度过滤掉大部分人,一如自然界中生命演化的机制。

认清现实,每个人就能更好地接受智子所表达的那个观点,懂得“这个世界不欠你任何东西,尤其不欠你一套一线城市三环内的学区房外加一份钱多事少离家近的优渥工作”。

“白左”之我见

或许有反对996的人会说:“人类文明发展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拥有更好的生存条件吗?欧美发达国家现在就已经实现了高福利和低工作强度。”

对此我的观点是:

首先,人类文明到目前的趋势确实是越来越发达,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确实是越来越高。但这种趋势能否持续却不得而知,就目前看,环境和自然资源对经济发展造成的限制已经越来越明显。我们是不是能一直把500万的大奖持续中下去还不得而知,谁也不知道未来的路上会不会遭遇黑天鹅。更何况高福利制度还导致了“养懒汉”的问题。

其次,即便当前“越来越好”的趋势能延续,但永远会存在只能满足少部分人的稀缺资源。几百年前能吃饱饭是大多人的奢望,如今吃饭已经不是大部分人面临的主要问题,但人群众绝大部分比例还是觉得不满足,欲壑难填是人的本性使然。

最后,西方发达国家的高福利制度虽然看起来很美,但实际上也面临很多问题。已经有很多学者指出,由于经济增长缓慢以及人口老龄化的原因,这种高福利制度很可能无以为继。希腊这样被国民福利拖垮的国家就已经提供了前车之鉴。

如今西方国家有一个数量庞大的“白左”群体,特征就是从小在优越的生活环境中长大,一味只知道高喊“自由、人权、种族平等、文化多样性”的口号,进而做出很多奇葩的行为以及形成奇葩的价值观:

一名德国白左女性被黑人非法移民强暴之后,居然因为同情移民遭遇而向警方谎称罪犯是白人男性。被揭穿后她居然因为“自己的遭遇给非法移民的整体形象造成负面影响”而公开向全体非法移民道歉;

加拿大政府曾经向杀害美国士兵的恐怖分子赔偿1050万加元;

美国的平权运动声势非常浩大,要求各大学校按族裔人口比例而非个人表现来聘请教师和录取学生,据说奥巴马的妻子就是因为这种政策才得以进入哈佛……

在我看来,这些白左的思想根源在于他们从小在蜜罐里长大,没有见识过真实世界的残酷,不懂得生存的艰难,所以会想当然地认为每个人都理应也能够享有自己从小就享有的一切。

他们不知道,生命在火星上是无法存活的。

白左思维的错误在于一厢情愿的用人的主观意愿去干扰演化进行淘汰和选择的机制,使纳西姆-塔勒布所说的skininthegame精神无法顺利落实,从而给整个系统带来巨大的风险。

万维钢老师也曾经说过,干扰演化进程的结果就是好东西冒不了头,而坏东西又无法被淘汰。资本主义的掘墓人不是无产阶级,而是资本家的(白左)后代。

温情的圈层

《三体》里描写的三体星球是一个因生存环境极度严酷而奉行“生存至上”的地方,这里的社会结构是纯军事化的,一切以物种的生存繁衍为第一要务,没有为情感和道德留下任何空间,所以三体人的代表“智子”才能说出那样一番令包括我在内的地球人们深刻反思的话。

不可否认的是,尽管人类文明已经发展到当今的水平,对个体、家庭、民族、国家之间而言,生存竞争仍然是绝对的普遍现象;而情感和道德则必定具有一定的适用边界,不可能无限延伸。

通常情况下,一个人的无私程度,是以自己最亲近的人为中心呈圈层状分布,越向外程度越递减的。“无疆大爱”需要无限的实力来支撑,因此只能是个美好的愿望。马云再有钱,也不可能解决全国的贫困问题。

真正懂得生存的不易,更坦然面对自己人生中的种种升沉荣辱,更平和地看待他人为生存而做的种种反抗挣扎,是一个现代文明人应有的见识和担当。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社区》吗?喜欢www.santiw.com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