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三体 > 三体社区 > >> 我情愿一错再错—程心

我情愿一错再错—程心

小说:三体社区作者:www.santiw.com 发布时间:2019-06-15 02:03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付出了所有

还想付出更多

如果爱你是一种错

我情愿一错再错

这首歌送给程心,再合适不过了。

都说,人不能在同一个地方绊两次,实际的情况是,人总是在同一个地方被绊倒,总是不长记性。

我情愿一错再错—程心

(爱上你,是多么大的错)

程心,是云天明的大学同学。云天明家庭一般,能力平平,不善于交际,毕业后的工作也很普通,跟你我他一样是个平凡的上班族。特别不幸的是,他还患上了癌症,沉重的医疗费用让他的家庭无力承担。

而那个时候,安乐死已经合法。云天明会怎么做,也就顺理成章了。

唯一让云天明愿意回忆的,是程心。

要了解一个人,就要了解这个人的出身。

程心的母亲收养程心的时候,还没有结婚,带着个弃婴,程心的母亲要成家就难了,想想也是,能心甘情愿地接受把一个弃婴当成自己生命全部意义的女人,这样的男人太少太少。但程心的母亲最后还是遇上了,她的养母养父为了她都没有再要自己的孩子。

程母那句话说得非常感人:“咱们仨是因为爱走到一起的。”

长大后的程心继承了父母的爱心,对谁都很好,对孤僻离群的同班同学云天明也是那么亲切——这对程心而言纯出自然,但对云天明来说,那是生命中难得的阳光。

所以,离去之前的云天明用意外获赠的巨款,买下了一颗恒星DX3906赠送给程心。

 

书香气过多,烟火气太少。天父圣母一般的养父母,培养了这样一个以爱为生的程心,学习好,工作顺,人缘好机遇好,身上没有一根俗骨,是一个用爱用善堆砌起来的人。

她远离艰难险阻,没见过挣扎苦痛,人生百态她只见过善,社会万象只经历过爱,这样一个只会用爱用善去面对宇宙的人,会怎样呢?只能一错再错。

 

第一错,云帆计划的变形。当三体人日益逼近太阳系的时候,为了刺探情报,地球联合政府决定发送一个人候在三体舰队来侵的路线上,让他(她)被三体人俘获,然后伺机把三体人的情况通报给地球,这就是云帆计划,但这无疑是一个成功希望十分渺茫的计划,更糟糕的是,由于人类推进手段的局限,有效载荷一减再减,最后计划从发送一个人削减成了只发送一个大脑,而这个大脑,云天明的最适合,这就是说,云天明要自愿把自己的大脑摘除下来,放进人类云帆计划的那个小小的容器里,发射到数光年外的荒凉太空中,再等待上百年的时间,期待被三体人俘获,对于一个人来说,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结局了。云帆计划最初由程心提出,一开始是打算发射监控器来监控三体舰队的动向的,但是在实施的过程中被一改再改,由发射监控器改为发射活人,再由发射活人改为发射活人的大脑,程心的上司为了取得合适的大脑,甚至策划了一场谋杀,把他认为合适的一个人杀死了,只是由于计划不周此人的大脑损坏,才有了后来云天明的事。

我们看到,程心在整个事件中是软弱无力的。从上司决定不发射仪器改为发射活人,这个计划就变得不再人道,即使后来云天明同意接受发射,计划也已经变味了,程心完全应该据理力争,但是她没有,她太听话了。到最后这个计划居然变成了只发射人的大脑,整个计划就完全变得既冷酷又残忍,而程心呢,还是那么听话,上司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曾提出最初的云帆计划,却在云帆计划实施的过程中被一再篡改,最终被变形的云帆计划整个控制,她真的有愧于云天明对她的一往情深。

我情愿一错再错—程心

(以为是天使,其实是虚幻的云)

 

第二错,竞选执剑人。云帆计划启动了,程心冬眠了,她醒来后,人类社会在罗辑的保护伞下,变得越来越柔弱了,长时间处于丰衣足食的太平盛世,人类似乎忘了仍在向地球进军的三体强敌,每个人都进化得那么美丽优雅,比女人还要女人,公元世纪的那种线条刚硬的男人没有了,社会以柔和为美,人类似乎已经进入了天国,所缺的,不过是一个圣母玛丽亚,而程心这种以爱为生的人,恰好满足了大众对爱的渴望。程心再次表现出了她的缺乏远见,社会需要一位圣母,她就去当这一位圣母,而没有全面考察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没有思考这个社会应该选择的前进方向。当人类集体变得脆弱犹豫的时候,需要的是一个强硬的督师,而不是一个大众偶像。

但以爱为生的程心与大众对爱的集体向往产生了正反馈,因此,若程心参选,当选是水到渠成的。作为对立面,她的前上司维德又出现了——他也有意要竞选执剑人,并且知道在当时的社会上,他必然竞争不过程心,所以他用了最简单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向程心开枪,然而他的谋杀再次失败,程心没死,反而更加人气高涨,在执剑人的竞选中,程心大胜。

守护了人类一个世纪的引力波开关,传递给了新一代的执剑人——圣母程心,就在交接仪式5分钟后,三体人发动了进攻。他们判断,程心没有跟他们同归于尽的勇气,他们赌对了。潜伏在星际尘埃中的水滴探测器突然直扑人类的数个引力波发射站——那是人类维持与三体人对峙的依仗,在三体人毁灭地球引力波发射站的硝烟中,本应该按下开关的程心,在惊叫声中扔掉了开关,于是三体人大获全胜。

人类大祸临头了。

三体人没有对人类即时展开灭绝行动,而是把全世界的人口都集中到了澳大利亚,禁止用电。

澳大利亚无法供养那么多人类,这意味着,人类将很快互相猎食,这真是一个恐怖的画面。

不过,这个结果,是人类自己决定的,一人一票选出来的。

未来随着交互通信手段的先进,个体表达意愿的途径无疑会比现在更方便。人类在未来会不会走向小说中所描绘的泛民*主社会?还是会走向民*主集中制?社会没有走到那一步,现在下结论是主观的,但是,回到小说中,人类走泛民*主道路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地球国际日渐式微最后难逃覆灭,舰队国际徒有其表不堪水滴一击。真正给人类文明保留希望种子的,是走了民*主集中制道路的星舰地球,他们在强力船长褚岩的带领下,用仅剩的引力波天线向宇宙公布了三体人的母星坐标,对三体人发动了致命的报复,随着坐标的发布,三体星系与太阳系的位置均告暴露,根据黑暗森林法则,这两个星系都不再安全,三体人必须马上逃离,对地球的占领不再有任何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在是否启动引力波天线这件事上,星舰地球也进行了一次投票,舰长褚岩第一个投下了赞成票——不要小看这个细节,这正是星舰地球与地球国际最大的区别,程心是被民*意推着走,而褚岩是主动引领民*意。被民*意推上圣坛的程心,在关键时刻患得患失六神无主,铸下大错,而主动引领民*意的禇岩,却对敌人展开毫不留情的反击,并带领剩下的人类勇敢地奔往宇宙的深处,寻找希望和未来。

我情愿一错再错—程心

(云帆计划,人类的病急乱投医)

 

第三错,阻碍了曲率发动机的研制。当逃亡的万有引力号发送了三体星系的坐标,三体人撤离太阳系后,地球有了一段喘息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地球科技最大的进步,是曲率驱动技术的发明。

这是一个烧钱的大工程,难度极大。就算在人类实现了核聚变的未来,它曲率驱动技术也是不容易量产的,随着研究的深入,有个问题迟早会出现,每个人都想活下去,可是装配了曲率发动机的飞船是有限的,黑暗森林打出却随时都会降临,谁能有幸使用曲率驱动技术?或者说得更直白一点:以后装配了曲率发动机的太空船,带谁不带谁?按照政治正确,都得带,可是技术上不可能,那就别制造这玩意儿了,否则三体人没把人类灭了,为了争夺逃生的机会,人类得先把自己折腾没。于是,人类立了一个法,宣布曲率驱动技术非法。可以想象,当法案表决是,一定是高票通过。而此时的人类,为了政治正确而放弃技术进取的人类,已经变得相当怪异了。作为程心的对立面,维德又出现了,这一次他不是来要程心的命,而是来要她的荣誉和财富,他要拿着程心的荣誉和财富去实现他的梦想。他搞出来了吗?他搞出来了。在程心又一次进入冬眠的几十年间,星环集团在他手下扩张了10倍,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发明了曲率驱动技术。不过此时的人类社会已经在短视的怪圈里越陷越深,逃亡主义被视作洪水猛兽,任何要逃离太阳系的研究都被视为严重的犯罪,曲率驱动技术,被视为其中最严重的罪行,如同现在的制毒技术一样。

人类如同鸵鸟把头藏进沙子里,享受短暂安宁,程心基因里的妥协和软弱,再一次让她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她阻止了维德的冒险,交出了曲率驱动技术,停止了相关的研究。

人类变成了交出核武器的卡大佐。

当更高级的文明对整个太阳系以及整个银河系实施降维打击的时候,人类甚至连逃跑的手段都不具备。

短视让人类对未来危机的预期只限于光子的袭击,所做的准备也仅仅是掩体计划。

令人惊奇的是人类的决策者们,没有学习过《中国革命的战略问题》吗?没有意识到他们所采取的都是消极防御吗?为什么会轻易地让留恋坛坛罐罐的民粹思想成了社会的主流意志?

整个人类社会,让人感到的是守旧,软弱,落后以及短视,而这一切是通过程心来实现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程心已经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人类缺点的代表。与万有引力号上面的那一批船员相比,他们真的已经没有办法在宇宙中立足了。

幸亏人类没有彻头彻尾地像程心一样书生气,依然悄悄地研制出了一艘真正的曲率驱动飞船,这艘唯一的曲率驱动飞船带着程心和AA逃脱了二向箔的打击,见证了整个太阳系的毁灭。当年万有引力号所带出来的那一批船员,成了人类文明在宇宙中的真正代表。

纵观程心的一生,她似乎就是民意的代表。然而在冷酷的宇宙现实中,圣母般的、阳春白雪般的民意,显得是那样不合时宜,在每一个重大的历史关头都无法作出正确的抉择。

  一个人可以一错再错,一个种群也可以一错再错,看看程心就知道了。

+1
747
顶一下

喜欢《三体社区》吗?喜欢www.santiw.com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